這是個關於一對父子的故事。香港人向來生活忙碌,平日缺少與子女相聚的時間,更何況父親是國際著名建築師、室內及產品設計師梁志天(Steve)?不過藉著疫情,又為生活帶來了改變,令他與兒子梁力恒(Nicholas)多了見面機會,並由此衍生創立私人會所Club C+的計劃,於繁華鬧市中構建一隅私密的享樂空間。

左: 梁力恒(Nicholas) ; 右: 梁志天 (Steve)
左: 梁力恒(Nicholas) ; 右: 梁志天 (Steve)

甫走進Club C+位於中環都爹利街的私密空間內,發覺室內設計相當精緻,糅合了中國當代設計及英倫采風,猶如高級精品酒店的大堂,優雅又時尚。這室內設計部分,自然出自Steve的手筆,然而燈光設計所營造的氣氛亦充滿戲劇性,原來是燈光大師關永權傑作,加上陳幼堅設計的標誌,全是大師集結,有先聲奪人之效。現為Club C+總經理的Nicholas指出,會所提供不同種類的享受,從食物到紅酒,以至雪茄及藝術品,務求為香港這個城市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高級私人會所體驗。

會所座落於中環都爹利街一隅,室內設計以暖色為主調,務求為香港這個城市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高級私人會所體驗
會所座落於中環都爹利街一隅,室內設計以暖色為主調,務求為香港這個城市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高級私人會所體驗

疫情中蘊釀新商機

對於創立Club C+背後的原因,Nicholas說道:「疫情前,爸爸一直都是很忙的,經常出差,很少留家,兩父子相聚的機會不多。然而疫情發生後,他在家的時間多了,令我們多了機會溝通,而Club C+的念頭,就是在如此情況下蘊釀出來。」Steve在旁笑道:「對,以前飛很多的,很少見兒子的,然而疫情一出現,就被迫見面。有時吃完晚飯沒事做,便一起談話,怎知談了不少計劃出來。」二人曾去過不少私人會所,發覺部分會所的服務形式及設定,未必合符自己心目中的要求,便以此為目標,從地點、設計、食物、服務等各方面,一步步建構理想的私人會所。Nicholas稱:「整個項目從去年8、9月開始計劃,過程進展得很快,大約一年時間便做到。」

疫情關係,Nicholas與父親Steve多了機會相聚,想不到因為這些對談機會,衍生出新的商機
疫情關係,Nicholas與父親Steve多了機會相聚,想不到因為這些對談機會,衍生出新的商機

這對父子在Club C+項目的分工上是很清晰的,Steve表明,他只是投資者、生意合夥人,以及主理室內設計部分,至於負責會所整個營運的責任,便落在兒子身上,他笑稱,Nicholas才是老闆。然而作為國際上享負盛名的設計大師,又是設計公司老闆,這次如何與「客戶」合作?「我做了很多年老闆,一向是別人聽命於我的,而很多時客戶亦很信任我們,放手讓我們去發揮創意,但這次我真是忍得很辛苦,受了不少委屈,因為這次個客戶是我的兒子。在很多事情上,我都盡量不去發表意見,由設計概念、形式,甚至商業模式,都由他去作主導。可以說,我是他的一雙手,是幫他去執行。」Nicholas指出:「市面上的私人會所,多以英倫風格為主,如啡色的皮造沙發,上面有釘的,而我卻想特別一些,不要copy and paste,當中亦可以加入中式風格,間格上有可以有雪卡房,再加飯廳,是中餐來的,由此提供一站式服務。」

從見習生到會所總經理

年紀輕輕的Nicholas,是否足以勝任管理一間如此高端的私人會所?這是一般人的懷疑,然而早已在餐飲業浸淫了5年多的他,卻真的足以承受這個重責。Nicholas指出,他在美國主修經濟,畢業後回港發展,在爸爸安排下加入其有份創立的餐飲集團1957 & Co.,成為一名見習生,亦是在香港的第一份工。「 見習生的工作很廣泛,除了廚房工作以外,由管理、財務、市場部等工作均要接觸,而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覺亦自己開始對餐飲業產生了興趣。我本身很喜歡美食,就算在最忙的時候,亦可以寄工作於娛樂,而平日服務客戶,亦如對待朋友一樣進行交流,於是日子很快過去,前後做了5年多,至兩年前才離開,創立自己的公司Novl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