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雪儀|Cherry Lo 「博美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
羅雪儀|Cherry Lo 「博美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

讀酒店管理出身的羅雪儀(Cherry),於十年前加入家族企業博美,開始接手由父親羅傑承創立的娛樂餐飲王國,負責餐飲業務,並注入創新思維,令業務更貼近市場。新作是剛於去年底開幕的全新概念店COSMOS@redmr(下稱COSMOS),集KTV、餐飲及共享工作間功能於一身,香港獨有。為此,在開業初期,她幾乎每天都來巡舖,事事親力親為,期望在逆市中仍有不錯發展。
Text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據Cherry的解釋,COSMOS這個字原來是希臘文。她指出:「為了取個好的名字,我們是想了很久的,後來便找到COSMOS這個字。它是希臘文,意思是無界限、無邊無際,即是說做甚麼都可以,與我們的口號: “Anything at Anytime”的意思很接近,於是便採用了。」事實上,走進COSMOS位於銅鑼灣謝斐道482號的天地,的確有煥然一新的感覺,像漫步在太空中,然而氣氛是悠閒又優雅的。

甫進內,先是一個寬敞空間,名為 “The Space”,顧客可以在此享受個人時光,飲杯香濃咖啡,或者在這裡工作亦可以,是時興的「共享工作間」。再走進深處,就是一間間獨立房間,每道門上都有一個圓型的窗口,像極太空船,然而房間設計卻帶點女性化,顏色是粉色系,洋溢著浪漫的氣息。作為男性,我所著眼,反而是地板的色系設計;顏色斑駁而不規則,在粗獷中又充滿了身處太空,踏足在月球上的那種科幻意味。後來Cherry的妹妹Gloria(羅欣儀)指出,其地板的效果,是兩姊姊與裝修師傅據理力爭了很久才得出的結果,可見兩姊妹在開拓COSMOS這門新生意時,均付出了不少努力。

C:Capital CEO
L:羅雪儀(Cherry Lo,博美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

創立COSMOS
C:這個如此獨特的空間,既有KTV、餐飲服務,又可以共享工作,應是全港獨有的,為何會有此構思?
L:redmr今年已是第十年,我於是開始去想,下一步應如何走呢?雖然生意穩定,但在過去十年,其實已看到市場在變化。現在要聚合一大班人去KTV,是很難的事,除非是節日,或為朋友慶祝生日,因此市場對一些可容納2至4人的空間開始有需求。特別是香港,常面對土地問題,空間的選擇不多,如在吃完晚飯後,想找個地方安靜地談天,但很多時都不易找,coffee shop已滿座,有些地方又嘈雜,實在很想找到個私人空間是方便與朋友相聚的。另外,近年共享工作間亦發展得很快,於是我們便將co-work及co-play合拼,成為了COSMOS。

C:公司在這楝大廈佔了三層,除了COSMOS,亦有同集團經營的redmr及日本餐廳,一個位置,滿足了三個願望。為何會如此安排?
L:是刻意安排的,將三件事情都連結在一起,顧客便不須走來走去了。

KTV的變奏
C:COSMOS是新的經營概念,同事間容易接受嗎?
L:在開始時,同事是需要時間去適應的。redmr已有十年,同事們都習慣了房間的安排方式,如以往redmr的房間以兩小時為限,COSMOS卻在下午5點前計75分鐘一節,5點後90分鐘一節,收費及時間計算都不同,故需要時間去教育。

C:在事事上網尋找娛樂節目的今日,感覺KTV已是一門夕陽生意,為何COSMOS仍將之包含在內?
L:我認為KTV仍有生存空間的,不過由於發展已久,亦要加入一些新的點子,藉此刺激市場。要持續發展,KTV的商業模式一定要有所改變,如現時我們去「唱K」,已很少是會在兩個小時內不斷唱歌的,現時的形式是會相對較優閒,如喝些飲料,一邊唱幾首歌,所以COSMOS便適合這類人。跟redmr不同的,這裡「唱K」時是帶著耳機唱的,那亦令整個環境更為安靜及舒適。

C:近半年來由於發生社會運動,對零售市道帶來不少影響,我認識有些老闆的新店都為此而延期開張,甚至將計劃擱置,為何COSMOS仍堅持逆市開張?
L:就算市道低迷,我仍希望可以逆流而上。我覺得香港人始終是需要娛樂空間的,正如我在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都希望可以有朋友陪伴,一同找個地方傾談,吃一餐飯,或者喝些東西。COSMOS在服務收費上亦很有競爭力,房間訂75分鐘的收費是120元,因此我仍看好這盤生意的。

C:有定下回本期?
L:一定有。我們所佔的三層,合共面積是2.5萬呎,在鬧市中是很難找到的,而我亦一直相信,只要有人流的地方,就會有生意。我希望可以在三年內回本。目前集團在餐飲發展方面,有4間redmr、一間酒吧、來路餐廳,以及最新的COSMOS。

酒店「執房」的日子
C:轉轉話題,講你自己的事業發展。我知你是讀酒店出身的,酒店跟餐飲業關係緊密,因此亦難怪你後來選擇了加入餐飲這個生意範疇。
L:我大學是在瑞士讀酒店管理的。其實在中學時代,我已覺得自己不會走專業路線,亦不是理科材料,反而常喜歡周圍去嘗美食,又喜歡與人溝通,於是選擇了修讀酒店管理。就讀期間,我們要前往很多不同的國家接受實習培訓,先後在瑞士、澳門、日本、香港等酒店做過。這些實習過程都是不容易的,很辛苦,卻又做得很開心,因為從中可以接觸很多不同的人。我常轉往不同的酒店做實習,每次為期幾個月,有時亦會碰到一些曾在另一間酒店實習時服務過的旅客,而他們竟然記得我,這個小小的環節,往往令我很有成功感。

C:酒店是面向廣大客戶的,服務態度很重要,而酒店的實習訓練向來是辛苦的,你有不錯的背景,可以有很多其他選擇,為何仍要甘心去捱呢?
L:在整個酒店實習過程中,我曾在很多不同部門做過,連「執房」也試過。但我不怕辛苦,因為做酒店,一定是要由低做起的。若果自己是甚麼都不懂的,當管理下屬時,如何服眾呢?亦因為有酒店方面的經驗,我便將這方面的經驗及新思維帶進集團,令集團有更好的新發展。

爸爸的影響力
C:我相信亦跟家庭教育有關,這方面爸爸對你有何影響?
L:一定有的。記得開頭,例如要出個聖誕套餐,到開會時,若果我在事前沒有做足準備功夫的,他就會不高興。他認為,若果對自己餐廳的產品都不熟悉時,怎去說服其他人去接受呢?自此開始,我便要求自己對每件事件都要一清二楚,如同事的名字、開店時間、餐牌等,我都要知道。現時由於COSMOS新開張不久,我更幾乎每天都會來巡舖,看看是否有些地方需要改善,亦與同事保持溝通,因為理論及實踐,始終是兩回事來的。爸爸是個有要求的人,他曾對我說,他對我的要求,是一定會比其他同事高的,否則我怎去領導整個團隊,令人人都服我?但在平日的管理上,他是讓我放膽去做。有時他在外邊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亦會告訴我,我們有時亦會一同四出去嘗美食,希望尋找新的靈感。

C:有爸爸這位成功人士在前,看來你有一定的壓力?
L:對,所以我總是在想,為何會做得不好呢?但我亦明白,錯一次不重要,最重要是下一次不會再犯錯,知道怎樣去改正。爸爸亦教我,所有事情都要100%努力地去做,因為若不是出盡全力去做,萬一失敗或跌下來時,便只剩20%了,相反若抱著100%的心態去做,跌下來時亦有70%剩的。

C:COSMOS有很多年青同事,在管理上有何心得?
L:要管理年青人,一定不能用上一代那套只管責罵的方式,因為一罵,他們可能第二天就不再上班了。雖然爸爸說要100%出力去做,但有時我亦會嘗試去了解他們遇到的困難,盡我力去幫助他們,因為大家是同一個團隊來的,大家是一同奮鬥,一同獲取成功的。現時我每個月都會跟COSMOS的經理開一次會,並一個月跟所有員工開一次大會,人人都可以出席,從中希望可以了解到各同事在工作上遇到的問題,就算是負責清潔的同事,亦可能一樣遇到問題的。


妹妹羅欣儀(Gloria)

十多歲便往英國讀中學,大學主修法律,畢業後曾於律師樓、now TV的PR & Marketing部門工作,自四年多前開始回到父親的公司打理家族生意,任職執行董事。她坦言,自加入電視台工作後,有感與法律的知識很不同;在那裡工作近3年間,一直與年輕的團隊成員合作,除了建立到人際關係網絡,更累積不少創意「度橋」經驗。「在未加入公司前,他們都會詢問我的意見,如關於市場的反應情況,大眾的喜好等。慢慢地,我開始認為family business 應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發揮所長,而自由度亦大。於是便在2015年中加入公司的傳訊及項目團隊,與同事一起策劃PR 和Marketing事宜。」她的工作範疇可謂百足多爪,不單有餐飲管理,還會舉辧足球相關的項目如賀歲杯,更要邀請海外歌手演出籌辦演唱會等。

羅欣儀|Gloria、羅雪儀|Cherry Lo

在COSMOS,她同樣主力負責Marketing & PR。「過去我所負責的項目通常是既有的品牌,但COSMOS是個全新的,一切由零開始,與家姐一起構思,參與度更高。」她笑言,爸爸放膽讓她和家姐去作嘗試,而在學習過程中,爸爸會作引導,其態度雖然頗嚴厲,但她亦明白,爸爸此舉都只是為了公司的好,其教誨並沒有傷害彼此之間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