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Zeman 非常CEO • To think like an entrepreneur

2020年剛過,感覺很多事情也捉不緊;尤在疫情之下,令不少行業的經營舉步維艱。香港的經典品牌蘭桂坊集團,旗下的餐飲業務亦無一倖免。可在去年的7月,該集團又有新餐廳登場。不少人或感好奇,為何會在疫情發展不明朗的情況下仍有如此舉措?較早前,我們相約該集團現任行政總裁兼董事盛凱(Jonathan Zeman)做訪談,問他對前景的看法。Jonathan坦言,長遠來說仍感樂觀;而同場提到與父親盛智文的生活日常時,更發現他們也有著非一般的父子情。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這次與Jonathan 會面,剛巧是去年12月初、疫情第四波大爆發之際,訪問內容自然離不開疫境中的人事物,包括自身工作與家庭。在此之前,Jonathan不時被傳媒冠以「蘭桂坊之父」的兒子來,未知會否因而在工作上有超乎常人的做法?

C: Capital CEO x Entrepreneur
J: 盛凱(Jonathan  Zeman,蘭桂坊集團行政總裁兼董事)

疫境下的CEO視角

C: 據悉去年(2020年)的上半年,你們集團旗下共有8間餐廳關門。可在同年的7月,你們卻開了另一間意式餐廳Aria,當時疫情發展存有許多未知數,那時候開新店,不覺是個冒險的決定?

J: 其實這家店原先計劃在去年一月開業的。縱然飲食業於2019年年底受社會運動所影響,有很多不安定的因素。但我們看到的是,雖然市場上有很多不同的意國菜餐廳,但在中環區內,卻缺乏一間正宗的高級意大利菜餐廳,在這個想法下,我們那時已決定於一月開店。可因為疫情,我們暫緩了計劃至數個月前才開業。就算有其他社會運動或是疫症等出現,我們也會視香港為一個長遠、兼進入大灣區發展的重要基地,所以對於飲食業前景,仍是抱持積極態度的。

C: 那你認為疫症時代對餐飲業的發展有何影響?
J: 我認為有著十分大的影響,有許多餐廳甚至是一些酒吧,亦因而需要結束營業。我想,在這個時候,管理層要學習去讓餐廳以一個較安全的經營模式去運作,如在桌子之間的擺放設計以「社交距離」的視角作為陳列,並在桌子上加增間板等。坦白說,這些額外的舉動,令餐廳也損失不少。我預期,這情況或會維持多一至兩年不等。

C: 在疫情下,食客的口味或喜好會有不同或改變嗎?
J: 改變不太大。但如果他們不能到外地旅遊,反而會想在香港吃到國外的美食,如去不到日本便在香港去吃一趟日本菜。但若他們將來回歸出國旅行的懷抱時,也許他們又會想找回地道的廣東菜或中國菜也說不定。



意式餐廳Aria,主打正宗高級的意大利菜。
另一間蘭桂坊集團旗下的餐廳Kyoto Joe,同樣充滿個性特色。
Aria 主廚Andrea Zamboni與Jonathan 合照。

C: 過去,蘭桂坊集團成功在亞洲建立品牌名聲,但是疫情來襲觸發了前所未見的行業挑戰。集團如何應對當前狀況?
J: 我們會視2020年是個很大的風暴,但風暴終歸會過去,之後便迎來雨後陽光。在「風暴」中,為著安全起見,企業在成本上無奈要節約一下的。如我們會減省成本,再聚焦核心業務如地產項目及餐廳的發展。在餐飲業上,持續尋求新的發展機遇,比如推出更多的外賣套餐、提供更好的客戶服務和組成特別的客服團隊等。

預視未來

C: 對於未來前景,你有何看法?
J: 我相信,香港經歷過不同時期和階段,有時是開心與盼望,有時卻會遇到緊張的時刻。由去年到現在,有時候總會令人感到氣餒,但當下需要的是重新出發,繼續向前。我們會把目光放眼大灣區,整個中國的經濟也是我們集團核心業務放眼的重點。現在,我們在深圳有個小型項目名為「LKF852太子灣」,會在今年5月左右開業。我們從來沒有打進過深圳市場,以往是在上海、成都等地,我們仍會在其他大灣區城市去尋找機會,如珠海、中山、廣州,去發展屬於我們的lifestyle項目。

C: 說回Aria,這家新餐廳對你來說有何魅力?
J: Aria 是意大利文,此乃音樂上用語,在意大利歌劇中,當女主音唱到高音域時,便會發出”air” 聲音,那就是Aria。而這家餐廳位處24樓,有在高空品嚐意菜的意思。從另一角度看,當你去欣賞歌劇時,也會特意悉心打扮一番,來到這裡亦如是。當飾心打扮的你,在餐廳內俯瞰香港的美麗遠景,品嚐正宗意國佳餚,那確是一個真實的好體驗。其實我在蘭桂坊集團的第一個工作也是接觸意大利菜,那約在二十年前的,在名叫Baci的餐廳擔任見習經理,學習到意大利菜和品酒的藝術,那些都是我鍾愛的。

C: 每次開新餐廳時,你會主力負責哪一部份?
J: 我會負責全部的事情!每個細節也會跟進,包括branding、概念設計、篩選廚師及選購店內傢俱等。我相信每件事應從心出發,並需要反映出你的個性。雖然負責這些事情令日程很忙碌,我卻樂此不疲,心中仍充滿熱情。

家事vs公事

C: 工作以外,不如談談家庭。知道你家有四名小孩,他們知道你是做甚麽工作嗎?
J: 知道!他們還知道新餐廳Aria有著全港最好吃的pizza。

C: 可會期望你的子女將來會跟從你的事業路向,加入公司工作?
J: 我想當然是由得他們、按著自己的熱情去走吧。但我估計,應該會有一至兩位孩子,會想加入公司的。

C: 下一代的路由他們選擇,那你爸爸盛智文的經營之道,對你又有沒有影響?
J: 在工作上,他給予我很多建議。他既是一個企業家,又是一個父親和一個哲學家。他常跟我說:「要經常擁有生意人的思維,不要被情緒左右決定。」舉例說,如要開設新餐廳,起初所投放金錢越多,所需要回本的時間會越長。他經常提醒我要有這樣的思維、對此有清晰概念。那準會是一個不錯的意見,因為企業家通常只會計算如何以最少的金錢達至最大效益。

C: 除了工作時談論公事,你們父子還會談其他話題嗎?
J: 每逢週末我們會有家族午餐飯聚。但我和爸爸談的大多是圍繞著工作的,他是個切切實實的工作狂,心裡大部份時間都是想著工作的。

C: 在面對新冠肺炎的嚴峻挑戰下,爸爸有給你意見嗎?
J: 他叫我要臨危不亂,不要因此而太過情緒化,要做正確的決定。

C: 爸爸熱愛香港,是香港icon,你對香港感情又如何?
J: 我在1978年來到香港,到現在已有42年的時間,那時候我只有2歲,在這裡讀書、長大、成長。我對香港的印象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城市,而郊外的景色又十分美麗,地理位置方便,容易飛往其他國家,我感到很幸運能在這裡長大。

C: 當加入公司後,有沒有想過要超越爸爸的成就?
J: 對我來說,我不會著眼去衡量要達到多大成就,每個人總會尋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尤其是在家族生意上,定可找到專屬個人為公司付出的範疇,如投入在社會公益上。我不會把工作視為與爸爸的一種競爭,或不一定要達到某些目的準則;而是盡力而為,為自己所作的感到驕傲。要比較的話,就跟自己比較吧。

Jonathan 與爸爸盛智文可謂亦師亦友,在生活日常上,二人的話題更離不開工作。Jonathan 笑言他爸爸是名副其實的工作狂
集團的其中一個發展核心在大灣區區域,圖為已啓動發展的深圳小型項目,名為「LKF852太子灣」,預計在今年5月開業。

古董珠寶映照藝術旗袍 林麗娜熱愛生命成就可穿戴藝術

「我稱它們做”wearable art”,即是『可穿戴的藝術』。」Jos 《約》品牌創辦人兼創作總監林麗娜 (Lina) 說。Jos 《約》 品牌建立至今三周年,主要從事古董珠寶及藝術旗袍銷售,總店座落於炮台山英皇道60號,新近才在有「香港文化矽谷」之稱的 K11 MUSEA 開設期間限定商店。本來珠寶跟旗袍看似是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回事,可落在林麗娜這位企業高管出身的創業家手上,卻能以對生命的無比熱愛,通過對文化藝術的傳承和發揚,將Jos 《約》 的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打造成與眾不同的「可穿戴藝術」。

撰文 趙柏偉

「藝術可以非常古靈精怪,能令人生起許多想像,發現世界原來可以有許多面相,所以我自幼便對美術科很感興趣,中學時期並曾取得全級第一的成績。到上大學時因為要顧及謀生需要,就不得不選擇商業科系,學士學位主攻酒店管理,碩士學位則專修品質管理。投身社會後,先後從事航空地勤服務、旅行社營運管理和企業及個人財富管理專業,主要擔任市場拓展、品牌管理和風險控制職位,這些商業訓練與歷練看似與藝術創作無大相干,但其實觸類旁通,只要你能融會貫通便都對藝術創作的執行和應用大有助益。而藝術修養在審美和創作方面,亦足以為商業營運帶來許多靈感和啟迪,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林麗娜坦言正因為其商業背景,加上後天對藝術的興趣,以及不斷努力學習和嚐試,才令Jos 《約》 的「可穿戴藝術」得以突破常規,走出另辟蹊徑的道路。

從生命和愛出發

約十年前,作為企業高管的林麗娜,三十歲開外已經得享年薪數百萬港元的報酬,她當然明白商業掛帥的種種功利現實方法理念,可到她得享財務自由、自己創業時,卻偏偏強調那遠大的信念、理想與精神。從心出發,以創造價值為依歸,林麗娜認為Jos 《約》的古董珠寶也好,藝術旗袍也好,始終都不離生命和愛,並由此彰顯了這些衣飾精品的歷史人文、藝術審美和思維情感的價值。

林麗娜說:「人生在世,無論銀行戶口、投資戶口,什麼戶口也好,有升亦必然有跌,惟僅有『時間戶口』注定只跌不升,正因生命苦短才值得大家去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而我則希望能夠在文化藝術的傳承上作出貢獻,譬如Jos 《約》 來自世界各地的古董珠寶便凝聚了不同國家、不同民族與不同時代的文化與藝術精髓,而Jos 《約》 的藝術旗袍則在傳承中國華服文明之餘,亦因為加入眾多世界各地的文化藝術元素,而得以時尚化和現代化起來。其意義不僅在於繼往開來,我相信亦足以促進世界和諧。」

林麗娜坦言自己亦曾有過浪擲青春和揮霍金錢的時期,她笑說:「甚麼名牌手袋、時尚服飾,我都擁有過了,到開始收藏古董珠寶和創作藝術旗袍,邊學邊做,向不同專家請教,跟不同師傅學習,越識得多才越覺的自己無知,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的學問實在浩如煙海,只能在有限時間和資源下,儘力做到最後,而在後天努力以外,一個人的天賦和成長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祖籍福建廈門的林麗娜,家族祖輩顯赫,祖輩分別為珠寶及醫學世家,屬林巧稚醫生(林巧稚,1901-1983年,醫學家,北京協和醫院第一位中國籍婦產科主任及首屆中國科學院唯一的女院士,是中國婦產科學的主要開拓者、奠基人之一 )之家族成員。

品牌做藝術旗袍的方式便有如做高級珠寶,由最優質素材出發,經過與客人充份溝通,充份了解客人需要,聽取他們意見後,才出設計草圖,再交由專門服務世界級時裝品牌的工場製作,確保其設計與質量都能歷久彌新。

旗袍成國際社會的共融媒介

祖輩家族自1887 年代開始經營珠寶生意商號「金藏美」,至 1948 年達甲子年期的珠寶店已聞名遠近;及後因中國內地國共戰爭,戰時家財盡失,故父輩從零開始在港轉營地產,惟對珠寶祖業仍念念不忘,林麗娜自幼受長輩影響亦承傳了家族對於珠寶美學的敏鋭觸覺,她表示:「父親幼時長於富裕家庭,因戰亂逃港後便家道中落,一切從頭開始,家族雖不再經營珠寶生意,日常述故憶舊仍經常提及往昔輝煌,所以我自幼便對珠寶充滿憧憬,父親亦常鼓勵我朝此發展,不過相對於時尚珠寶,我更愛珍罕而獨具文化藝術色彩的古董珠寶, Jos 《約》 引入的古董首飾配件均有著不同文化藝術元素,亦希望顧客從購物、配戴,以至鑑賞的層面上,對珠寶有更深的體驗及認識。」

Jos 《約》致力與世界各地珠寶商保持密切聯繫,當中猶太珠寶商更是他們不可或缺的重要合作夥伴。 Jos 《約》 的合作伙伴於業內均富近半百至超過百年珠寶行業經驗,管理人為第二至第四代傳人,故此 Jos 《約》店內的各類珠寶價格均極具競爭力。 Jos 《約》 搜羅的珠寶類別涵蓋度非常寬廣,除基本的紅、藍及綠寶石、鑽石及珍珠玉器外,更有貓眼、珊瑚和琥珀等多樣化類別,而其店展示的古董珠寶首飾亦非常珍罕,極具收藏價值。

此外,林麗娜亦以嶄新角度融入藝術及歷史文化元素於傳統旗袍設計上, 希望中國傳統文化國服能夠成為國際社會也能共融的媒介,她表示:「我希望即使不是品牌文化藝術產品的購買者,也能前來一同鑒賞中國數千年留下來的旗袍文化,共同放慢腳步,學習成長,同心體驗和感受被遺忘的價值,以及現今較少數人接觸的人類文明遺產,以不同的形式成為品牌文化藝術的真正承傳者。 」

Jos 《約》 搜羅的珠寶類別涵蓋度非常寬廣,除基本的紅、藍及綠寶石、鑽石及珍珠玉器外;更有貓眼、珊瑚和琥珀等多樣化類別,而其店展示的古董珠寶首飾亦非常珍罕,極具收藏價值。
林麗娜表示,世界經濟深受量化寬鬆影響,亦必然令金價持續向好,大家收藏珠寶,都應該細心想想。

設計與質量都歷久彌新

林麗娜感激父親對她悉心培養,為她的快樂人生奠定基礎,「父親給我的是”happy girl”的教育,家中沒有性別歧視,無論學習、工作和生活都給我很大的自由度,上中學時每年暑假都給我安排往外國遊歷以增長見聞,又特別授予我各種任務,例如為其公司採購珠寶作企業禮品等,從而累積實際工作經驗。最重要的是他在我八歲時候便安排我上教會受洗,讓我從信仰中學會對造物者的敬畏,以及關愛生命的事工精神,而今天Jos 《約》品牌其實亦源出於此。」林麗娜自言其人生總不乏貴人,直至投身社會無論住職大型外資企業或本地市場領導公司,都得上司或老闆耳提面命的悉心教誨,凡此種種都令她感恩不已。

「以前上司都稱讚我做人處事很有執行力和親和力,我想自己之所以注重實幹和講究同理心,便都與小時候的成長經歷很有關係,坐在領導位置真的不能太自我中心,畢竟能夠切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正是人生與事業的一大成功要素,像Jos 《約》經營的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其為『可穿戴藝術』便代表它們與穿戴者有著肌膚之親,所以便不但得與大家身體親和,更需要與大家在情感上充份親和,因此我們在珠寶或衣料材質上便都力求天然,在服務客人上也強調貼心親切,譬如我們做藝術旗袍的方或便有如做高級珠寶,由最優質素材出發,經過與客人充份溝通,充份了解客人需要,聽取他們意見後,才出設計草圖,再交由跟我們合作專門服務世界級時裝品牌的工場製作,確保其設計與質量都能歷久彌新。」林麗娜說。

幾位香港小姐難得同台主持旅遊節目,當中譚小環、李綺虹和向海嵐,都穿上Jos 《約》 的藝術旗袍。

為世界帶來貢獻與價值

說到Jos 《約》生意上的經濟回報,她坦言公司仍在發展階段,很難會有如金融投資那樣的收益,但她最感滿足的是品牌的產品與服務已經贏得一批優質客戶的支持和信賴,「老實說,我們的客戶真不乏名門望族和達官貴人,他們亦大都是有識見而別具品味的人士,能夠得到其垂青並引介新客戶,這種口碑效應已教我非常雀躍,譬如一位大家閨秀跟我們訂做藝術旗袍之餘,還介紹她那知名建築師夫婿跟我們訂做中山裝,出來效果還令要求嚴苛的他大感滿意,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回報了。話說回來,以今日世情看來,中華文化復興亦必然令時尚化現代化的中山裝更具潛力,至於深受量化寬鬆影響的世界經濟,亦必然令金價持續向好,大家做衫也好,收藏珠寶也好,都應該細心想想。」

明明是一盤珠寶服飾零售生意,林麗娜卻以無比的熱情將 Jos 《約》提升至近乎信仰的文化藝術層次,她表示:「作為一個品牌,最重要的是品牌能為世界帶來貢獻與價值,此乃建立Jos《約》的其中一個重要由來。一己的存在,惟有令他者的存在更美滿,才真正有其價值。」

Jos 《約》 引入的古董首飾配件均有著不同文化藝術元素,亦希望顧客從購物、配戴以至鑑賞的層面上,對珠寶有更深的體驗及認識。

港青構建平台 逆市助微企開Pop up store

新冠疫情踏入第4波,疫情困擾導致經濟下滑,以零售業最為嚴重,惟有危有機;這邊廂有街頭與商場湧現大量空置舖位,那邊廂有人趁機利用「期間限定場」(Pop up store)包括短租街舖、室內外市集、商場短期展銷、「車仔檔」,以及屋苑展銷攤位等做生意,冀在逆市中突圍。專營各類期間限定場的「場勝將軍」及本地展銷場地平台「PopupEasy」創辦人梁麟慰(Gary)表示,期望建立平台,助微企、手作達人及初創人士,以低廉的成本,打通線上與線下的零售市場。

Gary在大學時主修經濟,碩士畢業後曾任大學助教的工作,但年輕的他一直醉心創業。至2020年初他毅然創業,成立「PopupEasy」,望透過自己在專業上知識及敏銳市場策略,除了籌市集活動外,也有涉足流動展銷車服務,協助中小企在線上與線下銷售可惜在新冠疫情下,Gary決定變陣,去年起經營主力經營租短期會所場及散貨場。他說,疫情令不少傳統零售商生意,導致大量空置舖位湧現市場,坦言對他是危中有機。「吉舖增加令租金進一步下調至合理水平,讓中小微企更容易以較低入場成本進軍實體零售市場;另外,加上政府因應疫情的變化而取消了去年年底年宵乾貨攤位,令公司就Pop up store查詢及生意都有顯著的升幅。」單以去年計,他的公司每星期在各區策劃「期間限定場」超過30至40個不等,包括短租街舖、室內外市集、商場短期展銷、「車仔檔」,以及屋苑展銷攤位等。

各類Pop up store   迎合不同創業者需要

作為「期間限定場」及資深市集搞手,Gary分享道,Pop up store 成本低,選對貨品並結合線上營銷,日賺過萬大有人在,非常適合有意以低成本及試水溫式創業的人士,專營零售公司也可趁機降低舖租成本,以靈活方法把貨品帶到不同區域之中。

他指出, 各式 Pop up store 大多以日租計算,由機構或商場舉辦的市集可以低至每日300 至400元,短租街舖亦只需1,000 至1,500 元左右一日,優點是價錢便宜不用太多裝修,亦可靈活運作,「即使有正職的人士,也可只租星期六或日來經營,亦可每星期到不同地區做生意,了解貨品在不同地區的歡迎程度」。惟Gary表示,無論用哪種 Pop up store 形式經營,要成功也需要先了解「天時地利人和」,「如有位於元朗的短期街舖,前有街市後有熟食店,人流大多為家庭主婦,故此最適合賣海味、湯包或童裝等貨品。又有在中上環商廈內舉辦的市集,主要迎合該區上班族,因此賣紅酒及凍肉的店主能大賺一筆,相反賣較少眾的貨品銷情則未如理想」。同時也要留神店舖附近有何競爭對手,例如賣口罩的朋友要留意附近有沒有藥房或藥妝店。有些地區生活配套較少,反而係做展銷散貨的好地方。

另外,Gary提及近期較盛行以文青或行業轉型為主題的市集,這類市集同質性產品是難以避免。但可以留意一下搞手過往的安排。例如,在安排位置上會不會把相類似產品分配在不同位置,減低惡性競爭。Gary亦提醒,銷售時亦別只顧賣貨,亦要與客戶建立長遠的關係,逐漸建立強大客戶群。他表示,線上結合線下的銷售模式(O2O)是新零售未來大勢,預計若結合網紅(KOL)進軍市集,進行落地直銷,將擁有龐大的發展潛力。

創展銷資訊平台  與創業者共享

至於未來大計,Gary表示,計劃籌建類似展銷界的 「Open Rice」平台「PopupEasy」,免費為找尋及出租 Popup store 的商戶進行配對,內有第一手及精選的短租街舖、展銷場地或市集等。 他期望,日後能夠結合業界力量,為初創及本地手作工作者,提供線下吉舖、攤位及市集全方位資訊,振興本土經濟。

受新冠疫情影響下,去年出現不少空置舖場,造就市集及「期間限定場」效應。

經營 Pop up store 心法:

一:貨品既特色又大眾化,如目前口罩為必需品,自家設計公仔的口罩便較有吸引力。

二:切忌賣淘寶貨,有些市集會明言禁止售賣來自淘寶的貨品。

三:留意人流與環境,如接近工商區應售賣適合上班族的貨品,近街市或屋苑亦以主婦為目標。個別較狹窄的街道或轉角位,與行人距離接近可更吸引較多客人光顧。

四:留意人流的時間,如工商區午餐時間人流最多,這時間應有足夠人手應付生意。

五:配合網店與實體店營運,讓網店客人親身到來取貨或把實體店人流帶到網店之上。

資料提供:梁麟慰(Gary)

Molekiu.蔡毅誠 機械人的流動推廣平台

市場上,商業推廣活動形式層出不窮,隨著科技不斷更迭,從線下走到線上,更可以跳出各種環境限制,帶來利用雲端技術配合自主運作之廣告機械人RoboMedia,成為活動廣告平台,顛覆現有之商場廣告推廣模式。全港首台廣告機械人已在奧海城商場內巡行中,而負責開發的Molekiu(默歷奇)首席執行官蔡毅誠(Morris)指出,RoboMedia於去年12月推出,已運行個多月,目前從客戶及顧客所收集的意見均非常正面,現時正跟多個其他客戶商討中,相信未來會有更多機械人應用服務會推出市場。

Molekiu(默歷奇)首席執行官蔡毅誠(Morris)。

疫情當下,經濟活動大受打撃,商場內的人流減少,而全港首台廣告機械人RoboMedia的活動範圍活動卻是在商場內,自然令筆者擔憂整個項目的成效。不過Morris卻坦言:「影響一定有,不過我們是從長遠角度去看,因此仍是樂觀地看好項目的未來發展,疫情只是為整個過程中帶來很少的影響。機械人的出現,將為市場帶來重大改變,日後再隨著smart city大行其道,令市民大眾不再懼怕機械人,大家之間的互動增加了,開始一同合作,屆時不止是商埸,更可以在不同的領域產生互動作用。」

顛覆傳統的商業廣告展示模式

Morris於資訊科技界工作了二十多年,離職前已出任區域性的管理層工作,至2016年一次業界交流會時發現了新的發展契機。他回億道:「當時在一個展覽會上,我發現機械人的避障功能已發展得很成熟,已經可以走入人群,而AI人工智能加上5G,將產生很大的助力,帶來更多相輔相成的效果,於是我便萌生創業念頭,希望可以掌握當前的科技趨勢。」要離開本已發展不錯的事業,一切由零問始,自然是不易的事。他點點頭,說道:「對,但很多東西,我過去已嘗試過了,我認為是時候接受新的挑戰;加上自己年紀已不小,卻還有很多energy,於是便想趁機去試一試。」

Morris於2018年創立Molekiu公司,辦公室位於數碼港。他表示,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為客戶開發度身訂造的商業應用解決方案,將機械人應用在不同的商業層面上,如送物、客戶服務、清潔和保安巡邏等。目前公司代理了六台機械人,數碼港公司是第一個客戶,其辦公室便應用了兩台機械人,一台是從事接待員的工作,可為來賓帶路,另一台則負責機構內部的文件傳遞工作。另外還有跟港鐵公司及地產發展商名下物業管理公司的合作,至於這次跟信和集團名下奧海城商場的合作,又是一個新的發展範疇。他表示,現階段該商場只應用了一台,活動範圍以商場二期為主,主要是基於人流的考慮。

對於RoboMedia廣告機械人背後的發展理念,他指出:「以往的廣告播放媒介,如LCD、video wall或是海報等,不論是在室內或室外,均受到位置上限制,因為那些展示方式都是定點,是不能移動的,而RoboMedia廣告機械人的出現,便徹底改變了這些傳統的展示模式,是一個突破,因為機械人是可以活動的! 」項目名字為“RoboMedia”,意思即是 “Robot as a Media”,清晰易明。他亦表明,RoboMedia廣告機械人是專為商場內的商戶而設,「商場有很多人流、客戶,然而不同的店舖卻位處不同的位置上,如很多商店門口都有設立了電視屏幕賣廣告,但若果該店位置是較偏僻的,如何吸引顧客前往?因此要如何將產品的推廣訊息最大化,同時又可以接觸到每個走進商場內的客戶,就是RoboMedia在整個設計上的邏輯思維了。」

高科技流動廣告推廣平台

至於具體執行上,他指出機械人每朝十點便會自動出巡,沿著商場一早擬定人流最多的路線行走,不過期間需兩小時進行充電。從筆者現場觀察,機械人的行走速求很慢,相信是為了安全原因,因商場常有小孩及老人家出入。他說:「機械人功能首要強調避障能力,其前端有三對超聲波探測器,後面有一組激光雷達,專門用來探測機械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另上邊又有三個電腦視覺,亦即深度鏡頭,當它感測到有障礙物時,第一時間就會避開,再從360度尋找可前進之通道。」

在行走時,佔了整個機械人身上約三分二面積的垂直屏幕,便會全程展示一早在雲端平台上載的各種廣告資訊。至於播放模式,他指出每個廣告的長度為30秒,總共可容納40個廣告,加起來就是每隔20分鐘播放一輪,而每個廣告於每星期將播放超過250次。「是由星期一至日,一連七天不停地播放的。」他再表示,RoboMedia廣告機械人推出一個月後,市場反應不錯,客戶亦很滿意。「對香港人而言,機械人仍是新鮮事,因此很有吸引力,會令他們停下腳步,對屏幕的廣告產生興趣。」廣告機械人除能展示廣告訊息外,其專長更是與人客交流,產生互動,因此亦可應用到其他客戶服務方面,故此Morris表示,這將是第二階段的發展。「當應用更多機械人的互動功能時,其商業推廣的成效亦會更加大了。」

信和旗下奧海城商場。

莆田 方志忠:逆市擴充拓藍海

新冠肺炎疫情重挫餐飲行業,不少餐廳食肆更被迫倒閉。來自新加坡的莆田餐廳,分店遍布全球11個地區、共開設超過70間分店,最近更開設新品牌業務。創辦人方志忠憑藉對福建莆田家鄉菜的熱忱,嚴選食材,堅守原味,將最好的全給食客。方在新加坡開業7年後,始進軍海外市場。2014年正式登陸本港,他強調,只要有好食材,堅持原味是成功不二之法。

莆田創辦人方志忠。

方志忠坦言,疫情下特區政府先後實施限聚令、禁堂食等措施,無疑對餐廳經營造成沉重的打擊。他指疫情期間,餐廳的盈利能力減弱,生意額亦有所下降。該品牌本年的營業額,與去年同期相比約減少3成,生意額僅達到預期的7成。不過在早前3個月內,疫情曾有所緩和,而消費者外出用膳的需求復甦,其餐廳營業額及顧客量已逐漸回升,他期望全年生意額能追回去年相若。

方志忠坦言,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環顧全球各地無一幸免受到波及。目前莆田業務分布在新加坡、印尼、中國、菲律賓、香港及台灣等地。方志忠坦言,疫情下管理各地業務不易,因每個城市的疫情狀況不同,集團需要根據各地區實際情況,採取因應措施。他期望疫情可以在明年結束,皆因從去年開始,有不少飲食同業已面臨極為艱難的局面。但疫情同時是一個很好的考驗,他相信大部分同業汲取是次考驗後,企業的營運及應變能力都有所提高,有助日後應對不同危機情況。

莆田位於新加坡首間門店。

港星推新餐飲品牌   進軍日本

至於未來大計。方志忠表示,疫情打擊餐廳的生意,但品牌的擴張步伐未有停止,他又透露,明年預計在新加坡增設3至4間莆田分店。他認為,新加坡市場雖小,但當地仍有發展空間,未來會繼續在當地擴張業務,計劃開設約25間分店。

另一方式,品牌計劃明年進軍日本,更評估進入美國市場的可行性。他透露,集團還會在香港及新加坡迎來兩個新項目,新加坡會推出名為「新世界(Yum Sing!)」的新概念餐飲品牌,提供特色菜餚、手工精釀啤酒及雞尾酒等,食客又可同時欣賞歌曲或舞獅表演,地點位於克拉碼頭,走現代餐飲路綫。在本港方面,新品牌「4口」是融合藝術、文化及美食的城市餐場景體驗,將於今年底在國際金融中心開業。這位創業20年的方叔叔說:做事懷着無限熱情,任何困難都可解決,「只要相信未來,希望就在前面!」

莆田名物之一扁肉湯。

方志忠:堅持原味道 店長制助企業成長

連鎖餐飲集團莆田創辦人方志忠表示,回想自己創業,只做回傳統莆田菜的「原味道」,沒有想過莆田經過20年的發展,業務走向世界,至今分店遍布全球11個地區、共開設超過70間分店的飲食王國。談及成功之道,他強調,與員工共享成果是當中的核心價值。

方志忠認為,堅持搜集高質食材是企業成功之道。

外表憨厚老實,平易近人,說話時眉開眼笑,帶點北方人的爽直豪邁,難怪業界和食客都親切地尊稱他為「方叔叔」。這位方叔叔,從不忘記源自家鄉莆田的初心,別人眼中的跨國飲食企業,在他口裏則是大眾細嘗傳統福建菜的聚腳地。他說:「成立莆田之始,其實源於一份思鄉情,二十年前我從莆田移居新加坡,特別想念家鄉美食,便決定在新加坡吉真那路開一家菜館,主打特色福建菜,希望一解自己思鄉之愁,同時亦可為街坊炮製美食,當時鋪子細細,很平凡。」

方志忠強調,莆田真正賣點是正宗家鄉風味與新鮮食材。回顧創業之初,作為餐飲業新丁,他坦言餐廳首三年都是虧損的,之後才漸漸在顧客與供應商間建立起良好口碑。方志忠必定每天都會到新加坡海鮮批發市場「裕廊漁港」親自挑選食材,小店裡高品質的新鮮海產廣受好評,口碑載道,小店逐步累積人氣。真正令莆田加速成長,是有賴新加坡政府獨具慧眼。

開業七年,新加坡政府主動接觸方志忠,支持他拓展業務,方叔叔把握良機,重新塑造品牌,並將「莆田」向外擴充,除了在新加坡開分店,更逐步進軍印尼、馬來西亞、台灣、上海、廣州等地,並於2014年登陸香港,在銅鑼灣利舞臺開設第一家香港分店,2016 年,莆田新加坡吉真那路創始店更獲米芝蓮一星的榮譽,在國際舞台上漸露頭角。

不時不食  注重食材質素

方志忠提及,莆田只是做回傳統莆田菜的「原味道」,並指當地人深諳「不時不食」的傳統,例如哆頭蟶是莆田涵江哆頭村獨有的夏季海產,每年4月至8月是當地哆頭蟶的時令季節,肥美清甜,以蟶子入饌,配以蒸、炒、焗等方法,創出獨特料理。又如海蠣,每年冬季是其最肥美的季節,餐廳會在這時期推出相應菜式。」

莆田菜式堅持原味道。

莆田另一賣點是以「性價比高」聞名,方志忠表示,希望大眾視餐廳為日常食堂,而不是只會高檔食店。他強調,莆田對堅持食材,絕對不能吝嗇,因沒有好食材,再優秀的廚師也烹調不出美味餸菜,他坦言寧願薄利多銷,「要選好食材,我不介意昂貴一點,例如我們選用的日本鰻魚,比其他地方出產的要貴一倍,但為了做到優質菜式,在所不計。」至於堅守原味,他希望菜式不用太多調味,能讓食客嘗到家常菜味道就最為理想。

店長制度  與員工共享利潤

要談莆田成功之道,方志忠提及「莆田」是個大家庭,員工互相扶持,同甘共苦,為加強管理上透明度,2018年,方志忠設立店長制度,確立明確的分享利潤制度——將 30% 的稅後利潤分配給員工,共享成果——他強調此舉更把莆田的成長,歸功於這樣的策略與經營方式。

他解釋,回顧在大型食肆傳統管理上,不少連鎖餐廳在各地區設立總經理職位。但該集團實行店長制,所有分店由一位店長全權負責,並直接向集團副總裁匯報。各個店長對分店的營運有一定的決策權,負責餐廳所有的營運及財務,支出收入都要「孭上身」。他認為以店長制管理模式,可以提升店長的行動力及自覺性,並擁有更大決策力,集團的管理模式更加靈活,並能提升營運效能。「門店經理就是該店的老闆,一家分店的決策和財務都由店長決定。加上店長大部分是由公司內部提升,會更了解餐館的日常運作,他們更願意為公司為自己打拼。」

工業家轉型發展商 梁日輝進軍雲浮新CBD

出身鞋業世家的梁日輝,絕對是本地企業家靈活轉型的表表者。九十年代進軍內地設廠生產,並自建品牌;踏入千禧年則升級品牌代理及管理業務;2010更進軍電子商貿,開拓線上與線下(O2O)的市場;近年進軍內地地產項目,把舊式工廠改造成創意工業園;隨著國家銳意發展粵港澳大灣區,他獨具慧眼,斥資在有灣區後花園之稱的雲浮市新區高鐵站旁,發展市內首個綜合商業項目,當中包括商品住宅房、五星級酒店等。

梁日輝由廠佬轉型內地房地產發展商。

梁日輝出生皮鞋世家,從祖父開始,到梁日輝這一代,三代人都在做皮鞋,擁有幾十年的製鞋經驗。梁日輝坦言,前半生與鞋結下不解之緣。自己在製鞋工廠長大的,吃睡都在工廠。在他的記憶中,工廠就是家,家就是工廠,甚至小時候玩的遊戲,都是借鞋盒當成一個比較大的積木來玩,且自得其樂。梁日輝對皮料很了解,他覺得這是自身的一個很大的優勢。他在加拿大留學的時候,剛好父親也做了一些美國的訂單,他就經常利用放假的時間到父親美國客人的店鋪裏實習,幫他們做鞋、賣鞋、管理倉庫。所以梁日輝認定自己生來就是做鞋的,連念EMBA的最後論文都是研究怎樣把皮鞋連鎖行業做好。

1992年,梁大學畢業後,從加拿大工商管理系畢業,他沒有像兄長梁日昌回到父親公司幫手,決定回到內地發展。繼承了家傳的製鞋技藝及經驗,他並以母親的英文名PATTY,創立自家品牌PATTY(芭迪)命名,定位中高檔辦公室女裝皮鞋產品,並在廣州南方大廈開設首間專賣店,其後生意越做越大,逐步建立其皮鞋王國,全盛期曾在內地有逾千間門店,遍佈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一二線城市,擁有聘用逾5,000名員工的生產線。

其後,隨著內地經濟高速發展,梁日輝沒有停下改革的步伐,2003年開始,芭迪公司成功代理了CLARKS、FLY FLOT等國際品牌,進一步與國際時尚接軌; 2009年,芭迪進駐電子商務,其中包括B2B、B2C、B2G等等與各大網購平台聯手合作,進軍淘寶商城,把女裝鞋銷售帶到線上。2011年,芭迪又代理意國品牌FIORUCCI,期望生意有所突破。

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是梁日輝小試牛刀的舊區改造項目。

灣區後花園   高鐵接連

梁日輝表示,晉身為地產發展商,也倒算是國策的機遇。2010年起,廣東省政府推動舊廠改造政策。梁日輝決定與內房發展商敏捷地產合作,把位於廣州逾30畝舊有廠房,重建為創意工業園,打造成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及3D打印中心,配合當地智能工業升級的需要,他坦言,這次合作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令他進軍地產業打下了強心針。

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是經廣州市荔灣區發改局立項審批及備案的產業園項目,總建築面積超2.2萬平方米。項目配套包含產業園區、配套社區、便利店等。「改造後3D打印產業園是廣州市唯一集3D打印設計、研發、軟件開發、整機制造和材料供應為一體的新業態產業園區,主要為入駐企業提供場地租賃、工商財稅、知識產權、項目申報、市場開發、技術研發、投融資等服務,對接未來高新經濟的發展。」

梁日輝說,其後他成立香港連城興業發展,晉身發展商行列,除在本港上環發展商廈項目外, 在2016年,選擇投資已接通高鐵,鄰近灣區的雲浮市。同年,集團在雲浮市東新區高鐵站旁黃金地段成功投地,發展逾90萬呎地標式綜合商業項目,包括興建市內首間五星級酒店連會展中心與公寓,項目於2017年動工,至今年已接近峻工階段。

為何選擇灣區邊陲的雲浮市? 梁日輝解釋,雲浮市在廣東省西邊,是廣西自治區通往廣東的第一站。雲浮市是世界級石材市場,加工或貿易都是通往世界各地,可說是世界的石材石藝中心。近年高科技發展以華為為首的雲計算產業,依靠廣東省中醫藥大學的資源發展中藥產業等等,加上旅遊資源豐富,禪修養老產業,氣候溫和,是宜商宜居的福地。

他續說,廣東省政府積極支持雲浮市發展,一個地級市有三個高鐵站,對雲浮市商業經濟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若再能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讓投資者利用雲高新天地的地標式商業平台,創造更美好的CBD商業氛圍,把雲浮市的商業推上更新的台階。

梁日輝表示,雲高新天地是集團打造的一個最新的商業綜合項目,將會是雲浮市的新地標,不論設計和材料都是使用最高規格,體現出傳統香港工業家的工匠精神。他期望,該項目日後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至於未來大計,他透露:「在雲浮市另一個高鐵站郁南站上,我們也有另一個商品房的項目,我們期待在全廣東省26個高鐵站旁,可複製雲高新天地的成功。」

雲浮市:近年轉型科技中藥產業

出身鞋業世家的梁日輝,絕對是本地企業家靈活轉型的表表者。九十年代進軍內地設廠生產,並自建品牌;踏入千禧年則升級品牌代理及管理業務;2010更進軍電子商貿,開拓線上與線下(O2O)的市場;近年進軍內地地產項目,把舊式工廠改造成創意工業園;隨著國家銳意發展粵港澳大灣區,他獨具慧眼,斥資在有灣區後花園之稱的雲浮市新區高鐵站旁,發展市內首個綜合商業項目,當中包括商品住宅房、五星級酒店等。

梁日輝由廠佬轉型內地房地產發展商。

梁日輝出生皮鞋世家,從祖父開始,到梁日輝這一代,三代人都在做皮鞋,擁有幾十年的製鞋經驗。梁日輝坦言,前半生與鞋結下不解之緣。自己在製鞋工廠長大的,吃睡都在工廠。在他的記憶中,工廠就是家,家就是工廠,甚至小時候玩的遊戲,都是借鞋盒當成一個比較大的積木來玩,且自得其樂。梁日輝對皮料很了解,他覺得這是自身的一個很大的優勢。他在加拿大留學的時候,剛好父親也做了一些美國的訂單,他就經常利用放假的時間到父親美國客人的店鋪裏實習,幫他們做鞋、賣鞋、管理倉庫。所以梁日輝認定自己生來就是做鞋的,連念EMBA的最後論文都是研究怎樣把皮鞋連鎖行業做好。

1992年,梁大學畢業後,從加拿大工商管理系畢業,他沒有像兄長梁日昌回到父親公司幫手,決定回到內地發展。繼承了家傳的製鞋技藝及經驗,他並以母親的英文名PATTY,創立自家品牌PATTY(芭迪)命名,定位中高檔辦公室女裝皮鞋產品,並在廣州南方大廈開設首間專賣店,其後生意越做越大,逐步建立其皮鞋王國,全盛期曾在內地有逾千間門店,遍佈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一二線城市,擁有聘用逾5,000名員工的生產線。

其後,隨著內地經濟高速發展,梁日輝沒有停下改革的步伐,2003年開始,芭迪公司成功代理了CLARKS、FLY FLOT等國際品牌,進一步與國際時尚接軌; 2009年,芭迪進駐電子商務,其中包括B2B、B2C、B2G等等與各大網購平台聯手合作,進軍淘寶商城,把女裝鞋銷售帶到線上。2011年,芭迪又代理意國品牌FIORUCCI,期望生意有所突破。

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是梁日輝小試牛刀的舊區改造項目。

灣區後花園   高鐵接連

梁日輝表示,晉身為地產發展商,也倒算是國策的機遇。2010年起,廣東省政府推動舊廠改造政策。梁日輝決定與內房發展商敏捷地產合作,把位於廣州逾30畝舊有廠房,重建為創意工業園,打造成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及3D打印中心,配合當地智能工業升級的需要,他坦言,這次合作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令他進軍地產業打下了強心針。

小馬空間汽車文化小鎮是經廣州市荔灣區發改局立項審批及備案的產業園項目,總建築面積超2.2萬平方米。項目配套包含產業園區、配套社區、便利店等。「改造後3D打印產業園是廣州市唯一集3D打印設計、研發、軟件開發、整機制造和材料供應為一體的新業態產業園區,主要為入駐企業提供場地租賃、工商財稅、知識產權、項目申報、市場開發、技術研發、投融資等服務,對接未來高新經濟的發展。」

梁日輝說,其後他成立香港連城興業發展,晉身發展商行列,除在本港上環發展商廈項目外, 在2016年,選擇投資已接通高鐵,鄰近灣區的雲浮市。同年,集團在雲浮市東新區高鐵站旁黃金地段成功投地,發展逾90萬呎地標式綜合商業項目,包括興建市內首間五星級酒店連會展中心與公寓,項目於2017年動工,至今年已接近峻工階段。

為何選擇灣區邊陲的雲浮市? 梁日輝解釋,雲浮市在廣東省西邊,是廣西自治區通往廣東的第一站。雲浮市是世界級石材市場,加工或貿易都是通往世界各地,可說是世界的石材石藝中心。近年高科技發展以華為為首的雲計算產業,依靠廣東省中醫藥大學的資源發展中藥產業等等,加上旅遊資源豐富,禪修養老產業,氣候溫和,是宜商宜居的福地。

他續說,廣東省政府積極支持雲浮市發展,一個地級市有三個高鐵站,對雲浮市商業經濟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若再能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讓投資者利用雲高新天地的地標式商業平台,創造更美好的CBD商業氛圍,把雲浮市的商業推上更新的台階。

梁日輝表示,雲高新天地是集團打造的一個最新的商業綜合項目,將會是雲浮市的新地標,不論設計和材料都是使用最高規格,體現出傳統香港工業家的工匠精神。他期望,該項目日後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至於未來大計,他透露:「在雲浮市另一個高鐵站郁南站上,我們也有另一個商品房的項目,我們期待在全廣東省26個高鐵站旁,可複製雲高新天地的成功。」

雲浮市:近年轉型科技中藥產業

雲浮市位於廣東省西部。市境北靠肇慶市,東鄰佛山市,南接江門市、陽江市、茂名市,西界接連廣西省梧州市。地處西江南岸山地丘陵區,天露山、雲霧山與雲開大山的北部分支,主要地貌為低山及狹長的河谷盆地。全市總面積7,785平方公里,人口約246萬,市人民政府駐雲城區。雲浮過去盛產大理石(雲石),現以加工大理石聞名,現時該市為省內三四線城市,市內以發展農業及輕工業為主。雲浮近年高科技發展以華為為首的雲計算產業進駐,亦有發展中醫藥產業。

雲浮市位於廣東省西部。市境北靠肇慶市,東鄰佛山市,南接江門市、陽江市、茂名市,西界接連廣西省梧州市。地處西江南岸山地丘陵區,天露山、雲霧山與雲開大山的北部分支,主要地貌為低山及狹長的河谷盆地。全市總面積7,785平方公里,人口約246萬,市人民政府駐雲城區。雲浮過去盛產大理石(雲石),現以加工大理石聞名,現時該市為省內三四線城市,市內以發展農業及輕工業為主。雲浮近年高科技發展以華為為首的雲計算產業進駐,亦有發展中醫藥產業。

八十後KOL轉型培訓 助企業打工疫市增值

新冠肺炎踏入第4波,疫情嚴重打擊經濟,近日不少大中小企業如酒店、航空公司等均大幅裁員節流,令打工仔人心徨徨。有本地網紅 KOL看準時機,為經營困難的企業及打工仔提供培訓課程,透過建立個人 IP(個人品牌),建立自媒體作網絡營銷,捕捉未來的商機,或為個人在日後創業與增值作好準備。

八十後網紅 KOL Gingko(陳兆欣)認為,打工仔可以成為網紅為個人及創業等增值。

早年馳騁職場  屢次創業

八十後網紅 KOL Gingko(陳兆欣)表示,擁有逾15年網絡營銷實戰經驗。Gingko 早在 19 歲時已成為化粧師,閒來寫 blog 及在 facebook 分享美容化粧心得,在2006年成為博客,追隨者高達 3 萬人,她成功實行O2O模式,及後開辦化粧學校也是擅用網絡營銷的優勢,每月營利達六位數字,賺取了第一桶金。

Gingko 分享時說,「網絡令我睇到世界,也令世界睇到我」。她其後結婚及成為媽媽後,因照顧家庭的關係,她放下了較「困身」實體店的經營,正式轉型成為網紅 KOL,主打銷售護膚品及健康瘦身產品。在今年疫症肆虐期間,Gingko 看準很多人因居家避疫而缺少運動,於是在網絡分享減肥產品,單是今年三月至六月期間,已錄得 90 多萬元營業額,疫市生意急升六倍,「最重要是無賣過廣告亦無開設網絡,只是用一部手機便引來大量生意」。

Gingko擁有豐富網絡營銷實戰經驗,不時為產品協助網銷。

Gingko坦言,自己有幸隨著數碼世代共同成長,經歷過ICQ、MSN、QQ、小紅書等變遷,在線上多年累積了不少粉絲、攝影師、設計師,更了解網絡生態,她成為了 KOL後,期望有更多人像她一樣取得成功,故決定助人自助,創辦的「香港網紅培訓中心」,舉辦免費網絡營銷課程,以自身經驗教導利用手機及零廣告費成為網紅 KOL,目標對象為中小企老闆及上班一族。在疫情期間在線上開班招生,學員反應比預期理想,由線上免費課程至進階的收費課程,學員已累積逾200人,Gingko提及,中心為每位學員提供2小時免費入門課堂,教授基本理論及經驗分享;學員可按個人興趣及需要,報讀收費的進階課程為自己增值。

Gingko 說,在疫情持續之下,如今中小企經營困難,打工仔朝不保夕,並建議老闆及打工仔可轉戰網紅 KOL 來作宣傳,以個人 IP 及自媒體宣傳帶來生意,打工仔可以兼職形式營運,開拓 PlanB 增加收入來源。她認為,並非只有俊男美女才可晉身網紅 KOL,最重要是內容吸引忠實「鐵粉」,當個人 IP 及自媒體擁有相當數量「鐵粉」後,生意自然滾滾而來。

Gingko 說,成為網紅KOL讓其眼界大開。

Gingko 說,要在網紅KOL界突圍而出, 不要只著重「硬銷」產品,有時反行其行,如不經意的分享也引來「鐵粉」的興趣,「我在街上隨便打咭影相,也有人問我件衫在哪裡買,我分享生育後紮肚的經歷,也帶旺了紮肚公司的生意」。她認為,網紅 KOL 如同成為一個值得信任甚至有公信力的人,便較容易取得成功:「當你信任一個人,其一言一行及使用的產品,也會令人更加 buy」。她續指,培訓中心學員,學成後有所得著,如曾有中醫師學員,短期內追蹤人數急升一倍,也有學員經營的零售店三個月內,其網上生意額上升八成。

KOL貼士:非只俊男美女  創個人風格

Gingko分享道,打工仔變身成為網紅貼士:「成為網紅 KOL,只要有個性有內容,甚至只出聲或用公仔代言也可,如教整手工的只用聲音講解及影製作過程便可;二是個人比公司品牌重要,一般網民多相信個人,若不斷提及公司名效果不及銷售個人;三:注重內容營銷,非不斷吹噓個人或產品。以銷售減肥產品為例,以用家角度分享心得,有中醫師講述四季湯水及舒緩按摩穴位等,可增加內容的吸引性。」

Gingko認為,成為網紅 KOL可為打工仔及中小企老闆等個人增值。Zoom網絡營銷課程(免費)日期:12月12日  下午2時至4時 及  12月18日晚上8時內容:如何成為網紅、自媒體要訣,網絡營銷三部曲,吸引注意、命中需要及引導購買查詢:  6771 3645 / 9423 2533或掃描QR Code

利張錫齡 | 建橋者.The linkage between public and arts

利張錫齡(Nancy Maria Lee Chang)、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
利張錫齡(Nancy Maria Lee Chang)、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

香港藝術館於2015年8 月開始閉館進行翻新及擴建工程,事隔三年多後,終於完成所有工程,並於近日開放給公眾入內參觀。面對煥然一新的藝術館,自2005年起出任「香港藝術館之友」(Friends of Hong Kong Museum of Art)主席一職的利張錫齡(Nancy Maria Lee Chang)特別感觸,但依然掩蓋不了內心的喜悅。她熱愛藝術,多年來無間斷地投身藝術公職,並持續扮演橋樑角色,將香港藝術館的藝術活動推廣至普羅大眾層面,為香港藝術地位的提升出一分力。
Text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三年的過去
C:在訪問前夕,我已參觀了一會新的香港藝術館,看來大致上已經完成。作為「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過去多年來一直與藝術館緊密合作,你對新的藝術館有何評價?
N:我覺得是非常之好,是個wonderful job,而整個項目更是在不超支、不超時的情況下完成的。這次翻新及擴建工程是由建築署的建築師參與完成,不假外求,而結果令人非常滿意。新館增加了40%的面積,從前是不夠地方用的,因此很多展覽都做不到,有些更要排期三年以上,現在經過擴建後,便可以舉辦更多藝術展覽活動了。

C:在藝術館則宣布要閉館三年時,我實在是難以接受,因為它在藝術展覽方面是太有代表性了,如今三年竟然已經過去,更換來了一座時尚典雅的當代藝術館。
N:對,這三年時間是絕對值得等待的,當時真是覺得時間很長的,但時光飛逝,一下子又過去了。

C:好奇一問,「香港藝術之友」的工作安排都是與藝術館有關的,這三年來藝術館都是在閉館狀態,那對你們的工作有影響嗎?
N:不,就算是閉館,我們一樣是很忙的。「香港藝術館之友」的角色及工作,是作為一道橋樑,將藝術館內的藝術展覽及其他活動推廣給大眾,讓更多社會人士,可以參與其中,因此就算是閉館,我們亦一樣沒有停下來,依然策劃很多活動,讓公眾人士參加,如藝術展覽、暑期藝術活動等。由於沒有一個固定的地方,便去借,這方面不成問題。另外,由於藝術館要翻新,各方面亦要相應upgrade,如改網頁、改藝術館標誌等,真是很忙的。我覺得大家都在發揮香港人的 “can do”精神,在這份精神下,是沒有任何事情是做不到的。

將藝術與大眾連繫起來
C:你是讀藝術出身的,曾在倫敦大學修讀藝術史,又於紐約大學美術學院獲取藝術史碩士學位,擁有很好的藝術背景,但奇怪你沒有加入任何藝術機構,從事藝術行政工作,反而多年來都從事藝術的義務工作。回想2005年,你是如何開始成為「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一職?

N:我是在80年代末從紐約回到香港的。早期我在Orientations(編者按:一本創立於1970年,主要關於東方古董藝術的雜誌)從事編輯的工作,開始接觸香港的藝術圈子,又加入了東方陶瓷協會,逐漸認識了很多藝術品收藏家。當時我沒有想過朝學術方面發展的,因為學術研究往往很少人知,而影響力亦有限。那個年代的香港,藝術活動不多,在籌辦相關活動方面亦很弱,於是我很想可以在這方面出一點力,可以舉辦多些藝術活動,將展覽活動與大眾連繫起來。自香港藝術館在1991年於尖沙咀建成新館後,便覺得它是可以在這方面做得更好,是充滿了潛力的,因為我一直相信,藝術館是屬於所有社會大眾的,於是就在2005年開始出任「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一職。

C:做了「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後,你策劃了哪些活動?
N:早年的香港藝術館,是很靜的,入場觀眾不多,可能因為場內的氣氛關係,令很多人都不願進入參觀,主因是比較缺少與觀眾交流的機會。我認為,藝術館跟觀眾之間的關係是不應如此的,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先要建立「香港藝術館之友」與藝術館之間的關係,明白到我們是真心幫藝術館的。我在成為主席後的第一個節目,是為全港的學生提供免費巴士接送服務,只要學校方面有興趣參觀館內的藝術展覽活動,我們便有交通安排。這計劃成功發揮了影響力,一下子有很多學生來藝術館參觀,一年有數萬名學生人次,並以小學生為主。我認為認識藝術應是從小開始培養的,亦因這緣故,平日亦有很多學生來藝術館參觀。自此開始,我們又計劃了很多活動,並獲得藝術館方面的肯定及支持,於是活動便愈來愈多,對象涵蓋基層市民、學生、年青藝術家等。最新計劃,是推行「策展人發展計劃」(Curatorial Development Programme),目的是藉此培育更多優秀的策展人,計劃細節包括安排年青策展人往外國的藝術機構工作,藉此吸收及學習外國策展經驗,同時又引入外地的藝術學者或專家,他們會在藝術館內工作一段日子,大家一同學習。

"我一直相信, 香港藝術館是屬於所有社會大眾的。"
“我一直相信,香港藝術館是屬於所有社會大眾的。”

成為國際級藝術館
C:這個新計劃看來需要不少資金,難怪你們要於12月初舉行籌款晚宴了。
N:對,因為政府對藝術館的資助,都用在館上,至於其他事情,如「香港藝術館之友」籌辦的活動,便需要其他資金援助。

C:近十年間,尤其是自從舉辦Art Basel Hong Kong後,香港在國際間的藝術地位已提升不少,相信在籌募經費上亦不致於很困難?
N:香港的藝術市場是一定好過以前的,但同類型的藝術活動其實亦不少,很多藝術機構都在找贊助,所以有一定競爭性。不過,我們設計的推廣項目向來都很有效率的,一般不需要很多錢,其效果卻非常明顯,有效發揮到影響力,例如免費巴士服務,便不須太多的資金,效果又很好。

C:西九龍的文化版圖基本上已規劃完成,重要建築如M+博物館及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均將於未來一兩年內落成,改寫香港近半世紀來的藝術發展版圖,你認為香港藝術館將扮演甚麼角色?
N:這絕對是好事來的,就像你去購物,原本只是一間店的,如今變成了好幾間,情況一定是更好的,如百花齊放,令更多社會大眾參與其中。香港要成為亞洲藝術市場的樞紐角色,是需要多方面的支持,那不止畫廊、藝術機構,還要有收藏家,最重要是公眾的支持。

C:做了十幾年主席,你到今天仍享受目前的工作嗎?
N:這份工作是很有意義的,但我亦認為,其實我是不應佔據這個位置如此耐的。我曾向藝術館反映多次,說自己想退下來,但他們總是不捨得我離去,
說翻新完再算吧。如今工程已完成,我想亦是時候去安排繼任人了。


香港藝術館之友info

成立於1991年,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認可註冊慈善組織,旨在支持和推廣香港藝術館的不同項目,是香港藝術館與群眾的一道文化橋樑,多年來一直致力提升觀眾對香港視覺藝術的興趣,以及培育香港青少年對多元化藝術的欣賞。「香港藝術館之友﹂所有經費源自會員及活動收費,不定期籌款活動以及個人和私人基金會的捐贈資助。

利張錫齡info

於 1987 取得紐約大學美術學院藝術史碩士學位,曾在倫敦大學學院學習藝術史。現時分別擔任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顧問委員會成員、紐約大學美術學院理事、華盛頓史密森學會弗里爾——薩克勒畫廊董事會成員、香港水墨學會董事等;最新公職是出任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董事局成員。利女士希望能成為香港與國際藝術博物館的橋樑,促進文化交流,為藝術的發展不遺餘力。

【名人專訪】新任YIC會長 | 萬通集團國際.廖錦興「升級建塑料王國」

上世紀香港有不少的企業家以傳統工業起家,他們多以「獅子山下」拼搏精神,打造個人的事業。新任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YIC)會長廖錦興(Bobby),藉內地改革開放機遇,九十年代與兄弟毅然創業,成立萬通塑料,生意逐步升級,專攻高增值塑料業務,並為客戶提供全方位解決方案,至今成為行內知名的汽車塑料工業主要供應商之一。
Text / Henry Lau Photo /鄺銘漢

Bobby出身基層,自詡是「屋邨仔」:「童年時住在屋邨,一家六口住在狹小的地方,放學打打乒乓球,沒有特別娛樂,也不會有額外零用錢去玩。」自言天生不是讀書材料,中學畢業後,無緣升上大學,他夾在踏出社會與留守校園之間。「我最終去半工讀管理學科,也做過船務文員、銷售,當年沒有什麼特別理想,曾經去考警察,但在投考當日,有個交通警被車撞死,屋企人打電話叫我不要去考,所以沒去到。」他娓娓道出自己是本地青年典型的成長故事。

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年輕人心中有一團火,總希望追求自己的夢想。1990年,廖錦興與兄長廖錦新,見證時值內地改革開放,不少非國營的單位紛紛來港採購原材料,乃覷準商機,兄弟倆「膽粗粗」創業。「我在原料公司工作過,了解多了,覺得有發展空間,後來在學校老師啟發下,我與哥哥一齊創業。」他們的事業,是絕對的由無到有,他坦言:「自己無錢、無人脈、無背景,但我們只依靠勤力! 」

萬通集團國際2005年增設橡膠地材業務,以環保、隔音、安全為賣點,主打中高檔市場,符合現今環保大潮流。
萬通集團國際2005年增設橡膠地材業務,以環保、隔音、安全為賣點,主打中高檔市場,符合現今環保大潮流。

高附加值塑品起家 力攻環保產品
Bobby憶述創業初期,由早上七時做到凌晨一時,一個人孤身去拜訪內地深圳、東莞的廠商,希望客戶給予公司一個機會,終於建立了自家的銷售和工程師團隊,公司發亦展逐漸上了軌道。他提及,當年公司成功為客戶提供多元化的塑料種類供應商,予以應用於廣泛的範疇。例如:汽車工業、電子零件及電器、信息與通訊技術、醫療工業、橡膠地磚等,其客戶有不少是國際品牌及行內的領先企業,公司業務每年有持續性增長。

對於公司迅速成長,主要憑藉創新精神多年來不斷轉型升級,走出作為純原材料供應商的框框,經歷擴大市場份額、進軍貿易更新完善內部管理系統,再升級至項目管理等高增值的業務。廖錦興分享轉型升級的經歷時表示,集團過去以汽車、醫療及電子零件的高性能塑料業務為主。2004年,萬通集團國際亦迎來了另一個突破,與歐洲最大的德國熱塑性彈性體生產商KRAIBURG 集團合資經營加工生產;2008年正式投產,廠房設於馬來西亞,成功將業務由製造業拓展至建築行業,為體育及康樂設施如跑道、遊樂場、辦公室及公共設施,提供環保、隔音、安全的橡膠地材產品。

近年,環保是社會最重視的議題之一,塑料工業自然牽涉到分解問題。Bobby說,過往塑料市場競爭激烈,行業間以低成本,高產量作為營運目標,卻忽略了化工材料對環境造成的傷害。可幸的是集團的環保意識經已與國際接軌,為行業樹立典範,他們主要供應熱塑性工程塑料(產品可重複回收再造),大大降低廢物產出,令環境負擔得以舒緩。「環保意識的要素包含輕量化、代替物料、增強性功能及混合性物料,現時電動車採用的工程塑料,可為整架車重量降低10kg,續航里程可增加2.5km。」

他表示,合資公司生產的橡膠地材產品主打中高檔市場,在中港兩地業務均有不俗的增長。「2005年,我們增設橡膠地材業務,以環保、隔音、安全為賣點,大部分產品利用環保橡膠製造,所有生產過程均符合國際許可標準。」Bobby坦言,為贏口碑,集團不甘於只做材料供應商,由產品設計、用料,甚至是安裝,公司都有專人跟進,他說:「因為我們好鍾意這個產品,很怕最後出來的成果不夠好。另一方面,集團又與德國房車廠合作,做專業分銷,致力業務多元化。」

廖錦興info 萬通集團國際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會長 2009年度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廖錦興info
萬通集團國際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會長
2009年度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拓內地網絡 升級項目管理
在內地業務方面,Bobby說,集團現時內地9個省市設立了彼此關聯的分支機構,包括東莞、廣州、廈門、上海、武漢、重慶、青島、天津和長春,僱用超過100名員工,由香港總部進行統一管理,分部之間互相關聯、協同合作,為客戶提供完善的供貨和物流服務,以及加工過程中的技術諮詢服務。

另一方面,Bobby表示,除了為客戶提供切合產品的原材料外,集團的專業技術顧問亦為客戶提供綜合性的諮詢及支援服務,包括從最初的塑料選擇、模具和產品設計、加工技術以至量產的各個階段,以至協助客戶優化其供應鏈管理,在選料、採購、物流方面予以協調。隨著工業4.0新世代的來臨,萬通集團國際已在2017年使用3D打印技術。Bobby說:「科技已滲進每個板塊,傳統工業當然不例外,好像3D打印技術,對於我們製作樣辦模具給客戶作解說,有很大幫助。」

廖錦興近年積極參與社會及業界公職,與同業分享升級轉型的心得。
廖錦興近年積極參與社會及業界公職,與同業分享升級轉型的心得。
在早前就職禮上,廖錦興從卸任會長冼雅恩(左)手上接任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新一屆會長。
在早前就職禮上,廖錦興從卸任會長冼雅恩(左)手上接任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新一屆會長。

倡創科精神 鼓勵青年加入工業
Bobby與兄長一同打拼,把萬通集團國際由一般塑料分銷商,發展為現時中國具領導地位的工程塑料供應商,此成就令他在2009年獲頒「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Bobby除專注公司業務外,也積極參與促進業界發展的工作,活躍於香港生產力促進局、塑膠科技中心及香港塑膠原料商會等團體,反映業界的聲音之餘,協助同業提升競爭力。

今年,Bobby在社會公務上有一個新任務,他接替冼雅恩,成為2019-20年度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會長一職。他表示,「同心求創新,塑造新機遇」是本年度的的主題。活在當下,創新需要仰賴香港人和企業同心協力尋求變化。新的一年,協會將在青年群體中發展教育計劃,拓寬視野到內地以至東南亞等地,加深青年群體對世界工業的認知;在工業創新領域中,為推動傳統產業與創新科技的合作,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早前便與港科院轄下的香港青年科學院簽署合作備忘錄。Bobby表示,青年科學院匯聚不少教授級的年輕人才,協會將會與他們共同思考,如何將科研落地,「我們缺乏研究尖子,他們缺乏市場人才,可以互相補足,令科技研究與工業接軌。」

另外,協會未來更有意為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生提供實習機會,Bobby表示,對SEN學生難以找到工作及實習機會有切身體會,他透露,協會正與相關團體商討,構想與企業提供實習及職位配對等,共同履行社會責任,共建關愛社會。
Bobby提及,協會秉成前任多名的會長如冼雅恩及陳婉珊傳承下來的傳統,構思舉辦大型海外考察團,為會員及其企業親身了解海外地區創科或產業升級成功案例,為香港工業轉型盡一分綿力。


兄弟同心 各施其職

萬通集團國際即將踏入成立30年之際,創辦人為廖錦新(Sunny)(右)及廖錦興(Bobby)。兩兄弟多年來合作無間,在沒有祖蔭下,九十年代公司依靠他倆赤手空拳打拼天下。問及兩兄弟在公司內如何分工?Bobby提及,兄長Sunny負責對內,以香港、華南業務為基地;Bobby則負責對外,以內地及聯絡上游供應商為主。對於公司大大小小事務、發展方向、商業決策等,兩人的默契是遇到意見不同時,共識是由Bobby去決定。事實證明,這30年來,他的決定也沒有出過岔子,兩人互相補足,合作無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