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roducts on sale

[ux_products depth=”1″ depth_hover=”4″ orderby=”sales” show=”onsale”]

Browse our Categories

[ux_product_categories depth=”1″ depth_hover=”4″]

Follow us on Instagram

Instagram has returned invalid data.

Latest News

CHAT六廠 高橋瑞木 為社區編織創意體驗

香港的天然資源不多,土地供應有限,城市要發展,往往要推倒重來,在破壞中建立新的規模。直至踏入二千年後,歷史建築的保育議題得到各界關注,多幢歷史建築物便藉著保育活化而重獲新生,在新時代中扮演承先啟後的角色。香港首間紡織文化藝術中心——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作為於2018年底成功活化後的南豐紗廠(The Mills)一部分,便成為展覽平台,連結紡織、藝術與設計,為社會大眾帶來嶄新視野。CHAT六廠執行董事及首席策展人高橋瑞木(Takahashi Mizuki)指出,希望以館內的展覽活動成為一個切入點,讓那些不熟悉香港紡織業的參觀者,也能了解鮮為人知的工業遺產及其對香港的貢獻。 創立於上世紀50年代的南豐紗廠,曾見證香港紡織工業由60年代開展的黃金歲月,然而自80年代以後,隨著內地改革開放,香港製造業紛紛北移,令香港工業發展日漸式微,而屹立近半世紀的南豐紗廠,亦於二千年後陸續關閉。南豐紗廠其實有六間廠房,一、二及三廠已成入伙近二十年的荃灣翠豐臺所在地,其餘四、五、六廠則於2018年底成功活化,以南豐紗廠(The Mills)的名稱, 與21世紀時代脈搏重新連接起來,既是荃灣區內的新地標,亦是香港保育及活化歷史建築的示範作。CHAT六廠的原址,顧名思義,就是當年紗廠的重地——六廠。昔日的四、五及六廠本是三座獨立建築物,而新建的玻璃連接橋便將五及六廠重新連接起來,而從前空置的混凝土天台,已活化成為公園,彷如座落於工廠區的綠洲,滄海桑田,與變幻無常的我城一起蛻變。 以社區藝術館為定位 CHAT六廠由非牟利藝術文化機構六廠基金會營運及管理,是南豐紗廠保育項目的一部分,其所策劃的多元化項目包括展覽與共學計劃兩大類型,參觀者可以透過不同類型的活動,藉此認識香港紡織業在過去的創新精神及歷史上的重要性,並在紡織的範疇內,開展當代藝術、設計、科學、歷史、社群與工藝的不同對話。 昔日的藝術館形象,大多是孤高的,藝術亦總是給人一種高深、難明的印象,與日常生活抽離。然而時至今日,藝術已成為建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渠道,並無孔不入地融入每個生活層面,加上資訊發達,更拉近了每個人之間、社區與社區之間的距離,多間於近十年新開設的藝術機構如元創方PMQ、大館、M+博物館等,均明確地在朝著藝術與人文路線發展,令社區與藝術的發展更為緊密。高橋瑞木介紹自己主理的CHAT六廠,說道:「它不是一個殖民地時期的歷史建築,而是屬於本地工業界的歷史建築物,是過去數十年來,由本地居民一起建立的歷史建築。那表示,無論是CHAT六廠的前身,或是今日在中心內舉行的藝術活動,都是與過去的歷史及本地人的日常生活產生共鳴的,因此我們才將CHAT六廠定位為社區藝術館,我們的大門會一直為所有參觀者開啟,特別是從未去過藝術館的人。」 與紡織工業的淵源 高橋瑞木是資深的藝術展覽策展人,早年於日本早稻田大學考獲藝術史、評論與保育的碩士學位,其後於日本從事了十多年的藝術策展工作,至2015年再往英國深造。她說:「2015年,當時我是在休假階段,並在倫敦Central St. Martins做研究員,期間收到南豐集團的工作邀請通知,可以往香港參與CHAT六廠項目。之前我在日本一直從事當代藝術的策展工作,做過公共及私人藝術館,差不多有20年的時間。我很快就接受了邀約,因為我很有信心,能將過往的豐富經驗,帶到這個新地方。當中最吸引我的,是紗廠的蛻變,它不止是建立新的藝術館,更是將歷史建築進行活化,成為一個當代的藝術項目,是很有前瞻性及意義深遠的。」 事實上,在未接觸南豐紗廠前,高橋瑞木對於香港的紡織業沒有太多概念,不過當深入認識後,便發現從前的紡織業在香港擔當了舉足輕重的角色,更藉此走向國際市場。行業會衰退,甚至消失,但透過創新思維,卻可以將之活化,以全新姿態出現在眾人眼前。冥冥中,原來高橋瑞木還是與紡織有點淵源的,其日本故鄉富岡,亦有相近的保育項目,名為「富岡製絲場」,這地方位於群馬縣,並於2014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見證著日本在近代的急速發展。 從嶄新角度看世界 [...]

投資推廣署 黃恆德 |半年助九個家族辦落戶香港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2020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到要進一步推動家族辦公室業務,投資推廣署將成立專責團隊,加強宣傳香港的優勢,為有興趣來港營辦的家族辦公室提供一站式支援服務。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剛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2022》亦有提及,建議就單一家族辦公室所管理的合資格管理實體提供稅務寬免,一連串的行動,在在顯示政府正全力推動香港成為區內家族辦公室樞紐的決心。投資推廣署財經金融行業主管兼家族辦公室環球主管黃恆德表示,自專責團隊去年六月成立以來,已接獲超過60個來自不同地區的查詢,更成功協助了九個家族辦公室在香港成立。疫情緩和後,他們將於更多國家進行宣傳活動,吸引世界各地的超級富豪來港開設家族辦公室。 對於財政預算案建議家族辦公室的稅務寛免,黃恆德表示:「這顯示出香港政府對家族辦公室的發展日益重現。而具針對性的稅務政策、成立專責團隊全面輔助家族辦公室落戶香港,以及引入有限合夥基金制度等多個舉措增加投資機遇,為家族辦公室創造理想的發展環境。」  香港金融地位助顯優勢 投資推廣署因應林鄭月娥的要求,於去年六月成立了家族辦公室的專責部門,黃恆德表示,為向全球推廣,團隊不單單在香港,還在北京、廣州,甚至歐洲布魯塞爾設立辦事處,藉此吸引他們來港設立家族辦公室。短短半年間,已成功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九間家族辦公室在港成立,協助他們拓展業務。 事實上,新加坡政府早在2000年就大力推動家族辦公室,香港起步相對較遲,面對新加坡的競爭,香港又擁有那些優勢呢?黃恆德認為,儘管外界經常將香港和新加坡作比較,但他強調雙方其實是各有所長。香港方面,本地資本市場的發展吸引不少家族辦公室將香港作為他們發展國際資產的基地。「香港家族辦公室的客戶群主要來自財富管理服務,而香港在亞太區舉足輕重,本身除了是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國際基金管理中心,擁有亞洲區第二大的私募股權市場,僅次於內地。而在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公司方面,香港大約有500間,其中全球最大的20家私募股權公司,就有15家坐落香港。此外,還有有七十多間國際大銀行駐紮香港,擁有非常健全的銀行體系。」 香港於2020年8月實施《有限合夥基金條例》,讓私人基金可在香港以有限責任合夥的形式註冊。引入有限合夥基金制度是為了促進香港作為首要國際資產及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吸引私人投資基金〈包括私募基金及創投基金〉在香港成立和註冊,以便將資本引入實體行業公司,包括位於大灣區的創新及科技領域的初創企業。黃恆德表示,「截至去年,已經有超過400家有限合夥基金在港成立,對香港整體資本市場的蓬勃發展、吸引家族辦公室來港都起到關鍵作用。更重要的是,香港多年來IPO集資額位居全球第一,都是極具吸引力的投資市場。加上完善的法律制度、具競爭力的稅制、充足的財富管理人才等既有優勢,對家族辦公室而言有一定吸引力。」 背靠大灣區市場不容小覷 香港作為大灣區的一部分,大灣區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龐大市場。據了解,大灣區內超高淨值人士約佔全國整體的20%,故投資香港是探索區內機遇的重要一步。黃恆德表示,本港於資產管理、金融服務、專業服務,以及快速增長的創科發展的優勢將更為顯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潛力無限,對財富管理的需求越來越大。香港的獨特優勢是其他城市難以取代的。況且政府將繼續推動離岸人民幣產品發展、深化與內地的互聯互通,以及大力發展綠色和可持續金融。深信相關措施能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亞洲家族辦公室樞紐的地位。」 據證監會公布《2020年資產及財富管理活動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底,香港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中,管理的資產按年上升21%至34.9萬億元。要投身家族辦公室行業,除了要有一定的學歷和專業知識,了解其運作也十分重要。黃恆德對此表示充滿信心,他強調香港的專業服務素來以專業、守法、能幹和具有國際視野而獲得全球認可。而這些優秀人才,皆是教育程度高、具豐富經驗、勤奮而適應力強,並通曉多種語言。目前亦已經有不少大專院校、機構開設相關課程,培訓專業人才。 [...]

工業再創新 迎向全球機遇 | 榮利集團(國際)董事總經理 盧金榮

2022是穩中求勝之年,眾企業在疫情兩年間練就出逆境新智慧,在起伏不定的經濟環境中,摸索出持續發展之道。市場變化多端,挑戰無常,更需要企業領袖、業界精英的豐富營商智慧,帶領走出一個又一個的困境,迎向每個新發展契機。榮利集團(國際)董事總經理盧金榮(Wingco)於2004年回歸家族生意,以近二十年時間歷練出營商哲學,助家族企業轉型成功,近年更積極投身社會公益事務,成為香港新一代傑出商界領袖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過往在商會的活動上,偶然有機會遇到盧金榮,他總是文質彬彬,說話謙謙,有問有答,沒有企業家的架子,常樂於分享個人的營商經驗,令人產生好感。我問他,加入榮利十多載,現時在管理上已經得心應手?他微笑道:「還未的,仍有很多事情要學,尤其在一些重大事情上,需要父親(榮利集團董事局主席盧文端)的協助及給予意見,始終他的經歷比較多,要從他身上不斷學習。」 從科創到傳統工業 盧金榮的父親盧文端是商界知名領袖,活躍政商界,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也是本地「福建幫」商界領袖之一。盧文端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內地改革開放初期,便看準機遇北上,在內地建廠投資,以製造錄音帶及錄影帶致富,故後來有「錄影帶大王」的美譽。由盧文端領導的榮利集團,自創業後與日本松下、新力,南韓的三星、美國的柯達等多個國際品牌商合作,生意越做越大,後來轉營電腦光碟等傳統OEM業務,再朝多元化發展,現時業務包括出口傢具、金融、地產和旅遊業等,並在多個地區設有分公司。 踏入二千年後,雖然科網股爆破,仍難阻全球的科技熱潮,傳統工業逐漸受到挑戰及產生衝撃,高瞻遠矚的盧文端,便於此際想起正在美國從事科技生意的獨子盧金榮,打算召他回港協助打理家族生意。盧金榮說,自小已擁有強烈的好奇心,又愛幻想,長大後想成為科學家。他對數學、電子科技有濃厚興趣,乃於16歲赴美國留學,其後在南加州大學取得計算機碩士學位,適逢當時美國IT科網熱潮,畢業後便和友人創業,創立軟件公司,生意亦不錯,可惜不久後遇上科網股泡沫爆破,公司生意大不如前,此時父親急召回港,但他幾經考慮之下,還是拒絕了。 他指出:「儘管我在科技領域上具有專業知識,但自己在企業管理方面仍欠經驗,故決定繼續進修,以彌補自己在營商經驗上的不足。於是我便修讀了工商管理博士學位,為回港參與家業作好準備。」2004年,當他完成了博士學位後,便在這年回港接掌家族生意。「除了父親的緣故,另外我亦明白到,始終香港的發展機會比美國多,亦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因此才下定決心回港發展。」 從低做起 革新企業 在美國這個科技國家內發展IT生意,天大地大,環境、配套、人才、技術,應有盡有,如今回到一個傳統的工業領域,如何適應?「我加入榮利的時候,光碟生意剛剛起飛。其實光碟已發明了一段日子,但早期成本太高,難以普及,至後來成本大幅下降,才開始流行起來。光碟是跟IT有關的產品來的,是數碼化產品,而我當時就是負責光碟方面的業務,因此對我來說亦是比較熟悉的範疇。」加入榮利之初,他更向父親主動要求從低做起,不要立刻出任管理層,目的是希望藉此了解公司業務運作,故先後當過高級工程師,又在採購及銷售部門任職,亦不時需要遠赴海外見客、商談訂單,每天工作都排得密密麻麻。 傳統華資企業,向來以人治為主,在缺乏科技配套的客觀情況下,難以建立長遠的管治系統,成為持續發展路上的一大障礙。盧金榮在榮利工作了一段日子後,便著手進行革新,在公司逐步推行電腦化及制度化,追上外國的企業發展模式。「我的做法,是將整間公司進行整合,因為當時公司業務分散,分公司多,又分布多個地方,因此在管治上比較困難。於是我就利用資訊科技整合全公司,令各種資訊的傳輸更快更有效率,亦可節省人手。在推動初期是有點阻力的,員工不太習慣,不過那是正常的事,當運作了一段日子,大家都適應了後,就運作得很暢順了。」 工業轉型 朝多元發展 日子有功,盧金榮亦逐漸由早年的部門主管,晉升為董事,再至近年的董事總經理一職,從職位上可見,他已經明正言順接掌榮利集團。今日的盧金榮,亦已非當日只沉醉於創新科技的博士生,他擁有宏大的視野,營商經營日漸豐富,與父親一同令集團走上工業轉型之路。 榮利集團由上世紀70年代創立至今近半世紀,業務多元化,而隨著市場環境不斷變化,集團近年已開始涉足IT周邊產品,以維持企業競爭力,引領集團邁向產品增值及業務多元化的方向發展。其後,他又看中亞洲箱包業市場的潛力,積極拓展錢包、背包及行李箱等生產業務,主攻中高檔。其他業務還包括傢具貿易、金融、地產和旅遊業等。「集團的發展方向仍是以製造業為主,但亦會作其他方面的投資,開拓新的業務。集團要持續發展,就要有新元素,因此要不斷開發及創業。」 企業發展,一般有兩個方向,一是專業化,或是多元發展。榮利集團是屬於後者。盧金榮笑言:「因為業務多,才不會太悶。」這是他在訪問中,首次從臉上展露出來,一份從心而發的笑容。他再指:「從中亦可以學習其他行業的情況,因為各行各業其實都是息息相關的,如做金融,令我明白到世界上的經濟發展情況,而做廠、從事製造業,又是與經濟發展有緊密關係。」當然他亦關注自己的本行——科技資訊,特別是日新月異的新興科技,如嶄新的元宇宙;他亦相當關注初創界的發展,表示個人有這方面的私人投資,不過他亦強調公司的投資方針仍以穩健為主。 [...]

疫後高檔超市創全零售模式 成港電商先驅

在本地零售業當中,不少近年積極發展新零售模式,連結網上及實體店。相比其他零售行業,超市業務在疫情中逆市表現較佳。在本港成立25年,定位中高檔市場的超市的city’super,其行政總裁鄔嘉華提及,集團早於1997年成立時,領先業界進軍線上市場,惜走得太快,當時市場仍未接受;集團其後調整策略,延至2015年始,重新開拓內地電商業務,線上接連線下業務,迎接O2O新世代。 city’super行政總裁鄔嘉華。 在本地超市市場當中,長和旗下百佳及怡和集團旗下惠康等兩大巨頭,據業內人士估計,多年來佔據本港超市市場佔有率高近七成;儘管近年網購平台加入戰場,仍然無法打破兩者壟斷。不過,華潤憑藉分支品牌 U 購Select近年不斷於各區擴充分店,加上去年入主的city’super ,集團旗下超市據點已高達80家,晉身成本港第三大連鎖超市品牌。鄔嘉華表示,公司業務未來仍以本港為基地,穩步地進軍海外市場。 提到city’super,第一印象可能是「貴」,食材矜貴,價錢更貴。儘管如此,這間「貴價超市」,已成為港人心目中品質生活的代名詞。上世紀80年代香港經濟騰飛,中產階級出現,開始追求生活品質。鄔嘉華是公司開荒牛,其師傅是集團創辦人石川正志,石川原為香港西武百貨社長,後來潘迪生旗下的迪生創建收購西武的香港業務,石川要被調返日本,但他認為香港充滿機會,決定自立門戶,在香港開辦嶄新的食品及生活概念店,即後來的city’super。公司於1996年12月6日聖誕節前夕正式開業。 他續指,公司成立之初,本著「品質最優」的理念,會在將來幫他們建立起如此強大的品牌優勢。因為品質出眾,所以開張不久後,city’super憑藉擁有極好的口碑。一年多後成功扭虧為盈,茁壯成長。至2002年,恩師石川因病突然離世,臨終前親自點名,讓當時只有37歲的鄔嘉華接棒。鄔嘉華遵循恩師理念,將集團經營得有聲有色。例如數年前LOG-ON引入了「個人化禮品專區」,當時在本港是非常新潮的互動體驗,這正緣於石川追求「原創性」的概念。 品牌核心匠心精神   鄔嘉華回顧25年來集團發展,他提及過去25年,集團一直堅信品質才是品牌的核心,秉承匠人匠心精神,致力從世界各地採購優質商品,為同樣追求生活品味的顧客帶來嶄新舒適的購物體驗。「從我們搜羅的每件產品中,均蘊含製作者的一份執著、堅持,當中匠人理念鉅細無遺地顯現。」 現時City Super Group旗下三個主要品牌包括city’super、LOG-ON及cookedDeli,現時分別在香港擁有20間、上海有6間及台灣7間分店。儘管其核心業務是在線下營運,惟近年亦拓展網上銷售渠道。鄔嘉華表示,公司的最終目標,是希望能將現時在實體店舖銷售的所有貨品(約2.2萬種)全部放上網,現時已放上網銷售的產品約為1.2萬種。 在新冠疫情期間,他透露,city’super的網上銷售倍增,儘管其基數較低,並透露每年只有單位數增長。此外,消費者對新鮮食品例如肉類、水果和蔬菜的需求殷切,佔網上銷售的比例接近40%,他形容是始料不及,惟證實公司發展網上銷售渠道的策略正確。 談及集團的電商業務發展,鄔嘉華指出,公司自成立以來,一直提倡創新精神,他說:「記得在1997年,city’super已積極研究進軍網上銷售,透過與電子媒體互動電視,合作建立電子銷售平台,可惜當年未被消費者所接受,計劃不久便停下來,至2015年,公司觀察到內地電商業務的騰飛,分別先後在天貓及京東到家等平台開設網店,又與美團等合作,進攻內地O2O業務。另一方面,我們透過內地聯盟商合作,可以做到線上訂貨,2日內貨品直送全國。」 [...]

馮秀炎:創新思維營運商場迎疫後新常態

新地代理執行董事馮秀炎指出,在「後疫情時代」下的香港,零售業出現了新常態,需線上線下雙軌並行,而新地十五大商場生意及人流分別較去年同期升20%及30%,預計今年第四季商場人流生意表現將較第三季更理想,利好氣氛將延續至聖誕新年假期。 新地代理執行董事馮秀炎預料消費氣氛將延續至聖誕。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近2年,香港經濟亦受挫。馮秀炎表示,全球經濟秩序大洗牌,疫情後香港零售業出現了新常態,所以要保市場競爭力和優勢,就要用創新思維去營運,她以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的需求金字塔理論去營運商場,去解讀顧客在疫情期間劇變的需求。 滿足金字塔需求  提供個人化服務 馮秀炎認為,首先要滿足顧客的生理和安全需求,提供安心和安全的購物環境,例如加密消毒頻率,引進多項免觸式裝置,如升降機按鈕、加裝自動門、免觸式拍卡泊車等,減少顧客觸碰公眾設施。集團率先引進 5G 機械人,在商場進行消毒,以及新置 5G 智慧型洗手間 。踏入「後疫症年代」,商場更重視戶外空間的規劃,讓租戶和顧客可以係一個空氣更流通,環境更清潔的地方活動及用餐,把商場打造成一個「好玩」、「安全」的社區,並透過多元節目及精心服務、娛樂及體驗,聯繫消費者起來。 馮秀炎續指,疫情下消費者被困於家中,不常外出,商場作為社交重要場地,就要緊貼市場喜好而轉變,捕捉最新的消費潮流,適時推出針對性的消費優惠。而顧客對供個人化服務需求增加。 她說:「現時的零售模式是網上網下並行,商場趁疫情契機,開托網上銷售網絡,以社交平台、KOL 推介等接觸更多潛在顧客,當變成品牌熟客後,又會以店內活動、商場Pop-Up 主題店等引流到實體店。網店未必搶去實體店生意。商場需要以獨特的體驗為取勝之道,裝修要吸睛,店內要常有特別體驗(如主題工作坊),為品牌忠實客提供 [...]

梁志天 X 梁力恒 | 父子構建繁華角落私密空間

這是個關於一對父子的故事。香港人向來生活忙碌,平日缺少與子女相聚的時間,更何況父親是國際著名建築師、室內及產品設計師梁志天(Steve)?不過藉著疫情,又為生活帶來了改變,令他與兒子梁力恒(Nicholas)多了見面機會,並由此衍生創立私人會所Club C+的計劃,於繁華鬧市中構建一隅私密的享樂空間。 甫走進Club C+位於中環都爹利街的私密空間內,發覺室內設計相當精緻,糅合了中國當代設計及英倫采風,猶如高級精品酒店的大堂,優雅又時尚。這室內設計部分,自然出自Steve的手筆,然而燈光設計所營造的氣氛亦充滿戲劇性,原來是燈光大師關永權傑作,加上陳幼堅設計的標誌,全是大師集結,有先聲奪人之效。現為Club C+總經理的Nicholas指出,會所提供不同種類的享受,從食物到紅酒,以至雪茄及藝術品,務求為香港這個城市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高級私人會所體驗。 疫情中蘊釀新商機 對於創立Club C+背後的原因,Nicholas說道:「疫情前,爸爸一直都是很忙的,經常出差,很少留家,兩父子相聚的機會不多。然而疫情發生後,他在家的時間多了,令我們多了機會溝通,而Club C+的念頭,就是在如此情況下蘊釀出來。」Steve在旁笑道:「對,以前飛很多的,很少見兒子的,然而疫情一出現,就被迫見面。有時吃完晚飯沒事做,便一起談話,怎知談了不少計劃出來。」二人曾去過不少私人會所,發覺部分會所的服務形式及設定,未必合符自己心目中的要求,便以此為目標,從地點、設計、食物、服務等各方面,一步步建構理想的私人會所。Nicholas稱:「整個項目從去年8、9月開始計劃,過程進展得很快,大約一年時間便做到。」 這對父子在Club C+項目的分工上是很清晰的,Steve表明,他只是投資者、生意合夥人,以及主理室內設計部分,至於負責會所整個營運的責任,便落在兒子身上,他笑稱,Nicholas才是老闆。然而作為國際上享負盛名的設計大師,又是設計公司老闆,這次如何與「客戶」合作?「我做了很多年老闆,一向是別人聽命於我的,而很多時客戶亦很信任我們,放手讓我們去發揮創意,但這次我真是忍得很辛苦,受了不少委屈,因為這次個客戶是我的兒子。在很多事情上,我都盡量不去發表意見,由設計概念、形式,甚至商業模式,都由他去作主導。可以說,我是他的一雙手,是幫他去執行。」Nicholas指出:「市面上的私人會所,多以英倫風格為主,如啡色的皮造沙發,上面有釘的,而我卻想特別一些,不要copy and paste,當中亦可以加入中式風格,間格上有可以有雪卡房,再加飯廳,是中餐來的,由此提供一站式服務。」 從見習生到會所總經理 年紀輕輕的Nicholas,是否足以勝任管理一間如此高端的私人會所?這是一般人的懷疑,然而早已在餐飲業浸淫了5年多的他,卻真的足以承受這個重責。Nicholas指出,他在美國主修經濟,畢業後回港發展,在爸爸安排下加入其有份創立的餐飲集團1957 [...]

查毅超:國策機遇 推港先進製造業升級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查毅超表示,未來兩年將全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當中留意到業界對先進食品加工製造、中成藥GMP及生物科技上均有很大需求,將集中提供支援。隨著中央進一步開放前海與橫琴兩大區域,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走向高質量發展,港澳融入國家發展,有利本港工業升級轉型,他建議,業界可整合產業鏈的上下游發展,提升科研實力,助香港工業拓展創科產業,乘著國家經濟策略再拓新版圖。 查毅超表示,國家「十四五」規劃早前宣講團來港,積極支持香港參與國家的創科產業,對業界更是一大鼓舞和動力。他指出,「十四五」規劃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並強化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的地位,這些政策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亞洲產業鏈中的主導權。香港的研科實力備受國家認可,在「十四五」規劃下,國家將推動兩地科研互通合作,讓香港的研究團隊有機會助國家「卡脖子」技術難題,助高新產業突破瓶頸,達到關鍵技術自主。 推四新興製造業  重新演繹香港製造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有賴工業令經濟起飛。踏入千禧新世代,「工業4.0」已成為企業升級的頭等大事。查毅超表示,接任工總主席一職後,未來兩年將全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希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協助較傳統的製造業升級轉型,創造新興的高增值製造業。 他說:「近年有愈來愈多廠商看到香港的潛力和優勢,在港進行高增值生產工序或開創新興製造業,特別是先進電子業、食品科技及食品加工業、回收及環保工業,以及生物科技工業。工總將聯同官產學研各界,助廠商在港進行先進製造業,促進科研、工業設計等生產性服務活動,為年輕一代提供更多多元化的事業機會,把「香港製造」發揚光大。」 隨著國家重點發展粵港澳大灣區,查毅超認為,工業界作為轉化創科成果的重要橋樑,將助力國家製造業向高質量發展、邁向製造強國的目標。「港資工業能藉著香港科研成就在港進行先進製造工序,在大灣區產業化,形成新創科產業。大灣區不但是重要的產業化基地,亦是打開龐大內銷巿場的大門。在國家支持下,香港與大灣區城巿的連繫越來越緊密,兩地政府推出便利人流、物流、資金流及資訊流的互通政策,更有效形成互補性強、韌性高的產業鏈和巿場。」 在國家雙循環的新格局下,查毅超表示,工業界目前已形成香港總部、內地產業化及內銷、東南亞量產外銷的格局。並指工總將會積極推動香港與大灣區各市之間互通政策,並協助業界開拓東南亞的生產基地和市場,讓港資廠商藉着亞洲經濟起飛的時機,成為亞洲產業鏈的策略性中心。 促工業與科研合作   善用河套區 同是科技園主席的查毅超指出,發展新興製造業離不開創新科技元素,數月前工業總會與香港科技園合作,聯手推出「研發共創平台」。該平台將幫助本地廠商及工業家運用創新科技,為香港製造業升級轉型並開拓新機遇。 他說:「平台為參與的工總會員提供基礎設施、資金支援及與本港創科人才對接合作的機會,協助業界進行創新轉型。隨著各行各業的數碼轉型步伐加快,業界對推動創新、轉變商業模式以及開發新業務的需求更迫切。透過發揮及結合創新科技的龐大潛力,企業將能夠藉此解決目前研發資源或專業知識不足等問題,積極探索並把握新商機。」 查毅超認為,科技園公司與工總共同成立的「研發共創平台」將發揮關鍵作用,協助創新的工業家和企業邁步向前、取得成功,同時亦加速實踐香港再工業化的願景。他說,培育研發人才對建立蓬勃創科生態圈至為重要,長遠而言,有助政府推動傳統工業升級轉型及建立新增長點。 對於《橫琴方案》中,澳珠邊境兩地首度採用「一線與二線」的共管模式。問及同屬港深邊境地帶河套區發展的看法,查毅超預計,落馬洲河套區將會是核心創科園區,他認為,未來河套區附近或其他香港邊境位置可設置先進製造區,以配合河套及兩地經濟發展,並需有住宿、商業等配套,他有信心特區政府會做好香港邊境科技走廊的發展規劃。 [...]

「紅A」梁馨蘭 疫後升級智能廚房解決方案

「Made in Hong Kong」近年成為市場話題。香港經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高速起飛,如製衣、塑膠、玩具及電子輕工業蓬勃發展,為「香港品牌」奠下穩健的碩基。擁有71年歷史家傳戶曉的本地塑膠品牌「紅A」,多年來堅持本地製造生產,至今業務傳至第三代,開拓多元化業務,積極把傳統業務轉型升級,如網購及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成功令老字號品牌發揚光大。 「紅A」第三代傳人梁馨蘭(Jessica)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本港經濟迅速發展,隨著收入改善,家家戶戶都使用塑膠產品。其中「塑膠水筒」、「膠水杯」、「餐盒」等,更是當年家中必備的日用品。「紅A」已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產品亦滲透至香港各家各戶,當中「塑膠水筒」、「膠水杯」、「餐盒」等,更是家中必備的日用品。自第三代梁馨蘭(Jessica)接手後,近年積極業務轉型升級,開拓多元化業務,擴大的產品類型,發展網購平台;在新冠疫情衝擊下,品牌轉攻廚房代理品牌的業務,為餐飲業界客戶打造「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逆市創造成績。 代理數十外地厨具設備品牌   拓多元化 星光實業業務拓展總監梁馨蘭表示,集團早在四年前已銳意開拓塑膠製品之外的業務。業務經過數年發展後,廚房相關的國際知名厨具設備品牌代理已由初時的11個增加至今超過35個,當中包括廚房必備的刀具、磨刀機、保溫箱、洗碗機、慢煮機等。早前更引入了不少智能化的產品,包括蒸烤箱、高速焗爐、蔬果處理機、電動切片機等,品牌全部來自歐洲、韓國以及台灣等地。而且設備較一般小巧便利,適合精品餐廳、咖啡店等餐飲行業,更切合本地市場需求。她指出,為迎合疫情後市場的新常態,她帶領團隊開拓新的業務,為餐飲業界客戶打造「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為企業客戶由零開始,由開店至轉型,甚至餐單設計等增值服務,務求為其全方位解決業務上的各項疑難。 梁馨蘭表示,「紅A」現時仍以傳統塑膠製造OEM業務為主,主力出口美國市場。但公司轉型步伐沒有停下來。她說:「現時新業務如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佔公司整體業務達至20%,預計有關業務對企業貢獻將會進一步增加,而目前80%業務仍然來自塑膠製品。」梁馨蘭表示,過去一年,一站式廚房代理品牌的業務增長超過一成,預計隨著經濟回穩,加上疫情期間社會上已累積了一定的創業力量,來年將會繼續引入更多高質素的智能餐飲設備,讓更多代理品牌加盟,以進一步拓展市場。 她續指,目前「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新業務的主要客戶均來自本地,包括連鎖餐飲集團、護老機構,以及一些獨立咖啡店等,預計未來具有不俗的增長潛力。 小題:雙線發展  專業及家用市場並重 另外,「紅A」於2019年中全面革新的「網購平台」亦在疫情期間急速發展,受惠於市民減少外出,電子商貿在過去兩年更為大行其道,「紅A」去年的網購平台總銷售量較2019年3月激增兩倍。即使現時疫情緩和,「網購平台」銷售繼續穩步上揚,成為公司的熱門銷售渠道之一。目前「紅A」已實行專業及家用雙線發展,與不少家電商成為合作夥伴,「網購平台」的銷售產品除了商用產品,亦出售如烘焙機、焗爐等小型家電,吸引不少家庭用戶在疫情中購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