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featured products

[ux_products products=”14″ show=”featured”]

Best Selling Products

[ux_products products=”8″ orderby=”sales”]

Browse our categories

[ux_product_categories number=”20″]

Latest News

東華三院 譚鎮國:致力善團年輕化 燃點青年夢

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慈善機構東華三院,服務本港已逾150載。多年來東華三院的服務,已涵蓋醫療衛生、教育、社會、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等,屬下單位多達350個,可謂同每位市民的生活相關。東華三院辛丑年董事局主席譚鎮國(Kazaf)表示,該院面對過去一年的新冠疫情,籌募工作構成重大挑戰,董事局已即時以變通手法去應對,並把相關活動及宣傳項目移師至網上舉行,力求降低疫情的影響。譚鎮國期望在任內,與各董事局成員眾志成城下,為東華三院注入更多發展新動力,延續東華百年善業的成功。 東華三院服務香港逾一個半世紀,一直堅守「救病拯危、安老復康、興學育才、扶幼導青」的宗旨,並與時並進,配合社會的轉變和市民的需求,不斷優化及延展各項服務。譚鎮國表示,經過逾150年的發展,東華三院的醫療及衞生服務、教育服務、社會服務、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迅速發展,照顧市民各方面的需求,轄下服務單位增加至350個,成為本港最具規模的慈善團體之一。 譚鎮國是東華三院近年較年輕的主席,只有30多歲。現時要做東華主席,除了出錢出力,還要騰出時間,遵守東華三院的管治守則,先做兩年總理,成功獲董事局投票選為第五副主席後,再做五年副主席。換言之,即是要至少服務七年,才能擔任主席一職。聽不少當過東華主席的商界賢達透露,東華主席的工作十分繁重,有些甚至要暫時放下公司業務,全身投入善團的工作當中。他坦言,接任主席後,重視時間管理,會在院務、工作及家庭之間取得平衡。「很感謝家人一直以來的支持,有他們作為我的強大後盾,讓我可以安心投放時間及精力於東華三院的工作。接任主席後我明白需肩負起更重大的責任,任重道遠,也預計將會非常忙碌,我會繼續承傳東華的善業,我將會調整自己私人工作的優次,騰出更多時間專注及處理慈善工作。」 傳承父親善心  回饋社會 譚鎮國父親譚錦球亦與東華三院甚有淵源,是乙酉年(2005/2006)總理。父子兩人同為服務東華三院,對該院有一份難以解釋的感情。Kazaf坦言:「父親在內地做生意,也不忘經常向內地山區及貧瘠地區捐錢及興教辦學,長期關注扶貧工作,我多年深受他的影響,在自己有能力時候,也能夠幫助別人。」他不諱言,加入東華三院從事慈善工作,是受父親耳濡目染的下影響,相比父親只當總理,他更上一層樓,擔任主席一位,坦言有賴一眾董事局及同事的支持下,希望傳承父親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行善信念,把其發揚光大。他說:「自讀書年代起便認識東華三院的善業及服務,我加入東華這個大家庭亦是傳承他的行善美當德,彼此亦會交流做善業的心得。此外,我亦有參與其他社團及慈善組織的公職工作,當中的經驗及人脈亦對我在處理東華三院的善業時有協同作用,相得益彰。」 譚鎮國及兒子與父親譚錦球(右)三代同堂合照,要傳承慈善之心。 專注青年事務 優化社會服務 這次本刊專訪地點,是位於大角咀的東華三院「福全 ‧ 共寓」青年共居空間,足見該院對青年事務的重視。譚鎮國說,為鼓勵共享社區資本,以回應青年住屋的需要,該院透過重置及翻新位處福全街及菩提街交界唐樓,以「共居」模式, 為青年人提供可負擔的共住空間及生活平台。他提及:「「福全 ‧ 共寓」提供收費相宜的住屋選擇,同時鼓勵青年人多作交流、互相照顧;並推行「儲蓄計劃」,鼓勵青年人養成儲蓄的習慣,為未來生活作好準備;同時,入住亦必須參與「好鄰居計劃」,定期探訪社區長者及組織睦鄰共享活動,建立他們對居住社區的歸屬感。以達至社區共融。」 [...]

唐楚男 蔡克昭.遊藝於人間

中國嘉德(香港)於4月下旬舉行的春拍期間,同場加映與游藝堂合辦的《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令人印象深刻,展覽展示了百多件中國近代書畫作品,都是堂主人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在過去近三十年來的收藏珍品。兩人透露,游藝堂至今藏品近千張,都是過去多年來一點一滴搜購而來,就算在金融海嘯期間,亦沒有將之出售套現,皆因二人真的喜歡藝術,持續遊藝人間。 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一動一靜,一冷一熱,儼如是絕配,因此自80年代初合作開設律師行,到一齊四出搜尋中國近代書畫,成為收藏大家,皆一直相處融洽。「游藝堂」之名乃源於孔夫子的《論語》:「志於道,據於德,依從仁,游於藝」,藉此追求真、善、美,亦是兩位堂主嚮往的人生觀及美學觀。唐律師指出,二人擁有相同背景,香港成長,英國讀法律,畢業後回港發展,於1982年共同開設律師行,適逢香港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至7年後,亦即1989年間,乃開始搜集中國近代書畫藝術品。 收藏的源頭 唐律師回憶道:「1989年間,市場較靜,於是我們便往澳門旅遊。當時去了一間古董店,發現很多書畫的售價都很便宜,如傅抱石、張大千的作品,竟然只是數萬元一幀,於是便買了下來。回港後找人鑑證,才知全部都是假貨來的。」他說完便大笑一番,然而二人沒有因為這事而令收藏的步伐停下來。他續稱:「後來認識了大成雜誌的總編輯沈葦窗,他儼如是張大千的代理人一樣,賣很多張大千的畫,都是真跡來的,當時我們便從他手上買了一批作品,價錢很便宜,更要買十送一,我們的收藏歷程,其實是由此時慢慢開始的。」 蔡律師說:「張大千有『張美人』之稱,可知他畫女人是非常獨到,至於畫花鳥山水亦非常出色,價錢亦是最貴的。記得當時買了張大千的畫,7萬元,買完一落樓,被字畫店的老闆看到,即時出價10萬收購,但我們沒有出讓。」唐律師認為,最重要是當時中國近代書畫作品的價錢不貴,可以買得起。「那時找趙少昂寫對聯,只不過是幾千元,再加上款,現在當然是完全買不到了。」至於收藏渠道,他表示主要從私人途徑洽購,主因是80年代拍賣行業仍未盛行,「現在就滿街都是拍賣行了,大家爭著做,令私人洽購形式少了。」 堅持不賣的原則 然而,藝術的喜好,很多時都是很個人化的,二人是如何協調的?唐律師指出,二人對書畫的看法是有分別的,如蔡律師往往被作品的畫面所吸引,而他則是著重畫中的故事,如詩中所表達的內容。「我們沒有太多興趣,別人可能會每年換一輛跑車,但我們不愛駕車,亦不打高爾夫球,因此收集書畫就是我們的主要興趣了。我們是沒有系統地去收集的,遇上喜歡的,就買下來,就算是不知名的藝術家作品,只要喜歡,亦會買下來。現在最多的是張大千、趙少昂作品,亦有不少康有為及徐悲鴻的作品。」 當有想過,將來這些書畫,會大副度地升值?唐律師指出:「是完全沒有想過的,當時買回來的時候更被阿媽責罵呢,她認為最好仍是買物業收租,怎會想到將來會升值?」他亦指出,目前游藝堂的藏品大約有一千幀畫,大部分都是在早年搜購得來,踏入20世紀後,中國經濟起飛,令中國藝術品水漲船高,因此他亦慨嘆:「現在是買不起的了,張張都過千萬,太貴了。」總有些畫作是夢寐以求,卻最終得不到的?「買不到便算,我們是不會『恨』的。畫歸有緣人,若果是你的,就總會是你的。」不過這過千幀畫,已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現在很多人在遇上經濟困難時,都會以藝術品套現,香港亦歷經多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機,過去有試過來套現?「2003年沙士期間,是有點困難,但半年很快就過去,沒有賣過一張,只是有增無減。有時亦會有人上門問價,我對他說,要先過了蔡律師一關,而他就像佛爺般坐著,堅持不賣。」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游藝堂已多次舉行書畫展。2010春天,便與香港蘇富比合辦「天風薪傳」,展出嶺南大師趙少昂逾百幀精品書畫,兩年後再合辦「情義之交」張大千書畫展,而這次卻是應中國嘉德(香港)邀請合辦《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匯集現代名家書畫精品其132幀,除展出多幀張大千名畫,更以「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名士筆墨」三個單元,展示游藝堂的藏珍。「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展出的名家作品包括溥儒、黃君璧、謝稚柳、吳湖帆、黃賓虹、林風眠、劉海粟、齊白石、徐悲鴻、高奇峰、高劍父、趙少昂等;「名士筆墨」的展品有孫文的楷書《大同篇》、章士釗七言詩贈孟小冬,其他書法名家有康有為、梁啟超、胡適、沈尹默等。由收藏到分享,是一種昇華,因為兩位堂主均明白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道理,唐律師笑稱出:「林風眠曾說,藝術是無價的,只要你喜歡就好了。」 [...]

虎豹樂圃• 李明哲 | 從音樂教育 推動社區共融

古蹟保育、翻新、活化,是香港人近二十年來常面對的生活經歷之一。而要令歷史建築持續發展,那不單是指硬件上的改頭換面,還需要與當下社區產生共融效應,藉此履行新的歷史任務,從過去走向未來。 位於大坑的「虎豹樂圃」,前身是「虎豹別墅」,於1935年由「萬金油大王」胡文虎建造,一直是旅遊熱點,至2000年關閉。2012年,胡文虎慈善基金會投標成功,將之活化成音樂學院——「虎豹樂圃」,於2019年初開始營運,把一級歷史建築化身為音樂學校,推動中西音樂同時,亦成為音樂教育及表演的平台,從中創造更多可能性。「虎豹樂圃」執行董事(樂圃策劃)李明哲(Sheryl )指出:「音樂亦是heritage來的,兩者互相呼應,我們歡迎與不同的機構合作,亦邀請各類型的音樂人來這裡演出,等若干年後,當大家想起音樂表演或上音樂課時,就會想起『虎豹樂圃』。」 C: Capital CEO X Entrepreneur S: Sheryl Lee(李明哲,「虎豹樂圃」執行董事(樂圃策劃)) 音樂與古蹟 C:要將歷史建築物改建為音樂學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需要有很多特別設施配合,如空間的運用、隔音設施等,過程中是如何克服過來的? S:對,音樂常要追求音質。在2015、2016年間我首次踏足改建中的虎豹別墅時,當時仍是地盤來的,那時我們便開始著手研究如何運用那些房間,因此現時的房間,基本上都是multi-function的,可以用來做演奏場地、教學、綵排,甚至跳舞等,亦安裝了很多隔音板。至於大廳的紅地氈範圍,以前是用來拜神的,現在可以舉行小型音樂會,約容納20至30人。弦樂的聲音,木地板是很適合的,至於吹奏樂器如長笛,就算有隔音板亦未必阻隔得很好,不過我們仍努力去做好各種音質上的測試,以配合作為一間音樂學院的要求。 C:前身是虎豹別墅,上一代很多香港人自然對它有所認識,然而當虎豹別墅變成虎豹樂圃,而你們的對象亦是以新生代年青音樂人或音樂愛好者為主時,虎豹別墅對他們來說,又有何意義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