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our Shop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 sed diam nonummy nibh euismod tincidunt ut laoreet dolore magna aliquam erat volutpat.

About us Shop now

Browse products

[ux_product_categories style=”overlay” type=”grid” grid_height=”400px” number=”4″ image_hover=”zoom” image_hover_alt=”glow” text_pos=”middle” text_size=”large”]

Browse products

[ux_products cat=”81″]

Latest news

設計界就是一座金字塔 | 香港設計中心行政總裁黃偉祖專訪

新人上場,往往只得兩條路,不是蕭規曹隨,就是勇闖新天,而黃偉祖(Joseph)應該是第三種。 根據香港設計中心的新聞稿:「黃偉祖是一位設計師、研究學者及教育家,擁逾20年的設計學科教育經驗,加入HKDC前為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副院長及香港職業訓練局設計學科副學術總監,更於2014年獲頒栢克萊國際院士奬。」 由此看來,出身世界一流大學,從事建築設計的黃偉祖,應該不難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極速蓋一座設計界的通天塔吧。那麼到底剛履新,黃偉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撰文:葉志強        攝影: 張展銳 設計在香港,永遠達不到大眾理想的那條線,尤其與其他冒起中的亞洲城市相比。到底是條線定得太高,還是我們要求太低?是誤會或是彼此欠缺默契? 「Joe(同事對黃偉祖的簡稱)在咖啡機貼了一張便條,問我們最喜歡喝什麼口味的咖啡,再默默的添置。」一位同事如是說。 「我們早上一起在公司看奧運直播,為香港運動員打氣。當何詩蓓奪得銀牌,每個同事都非常興奮。」另一位同事如是說。 以上的對白並沒有經過「設計」。香港設計中心位於荃灣南豐紗廠的辦公室充滿不同聲音。聲音是多元而躍動的。 設計源自溝通 一直都知設計很難搞,讓一般人了解設計是什麼,難;讓家長了解設計是什麼,難;讓世界了解香港設計是什麼,更難。原因是,我們不夠跨範疇溝通。「香港不同的設計範疇分得很開。我也希望學院與學院之間多點交流,這個思維對新工作一定有幫助。因為現時不少機遇都需要跨範疇共同合作,才可以得到一個好的結果。」 黃偉祖踏進社會,第一份工作就是從事建築設計,之後成為學者。履新香港設計中心前擔任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副院長及香港職業訓練局設計學科副學術總監。「三個工作都講求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我經常地想:設計是什麼? 一言蔽之,設計能帶來啟發。所以一定要發掘新事物,因為一個意念就似一顆種子,可以種植在學生、同事或設計師的心中, 他們可以使用設計思維,先跳出框框想寬一點,之後再根據用家需要和可行性收窄,藉以尋求答案。」 [...]

品牌局陳國民 :為港品牌設電子名冊 助企業攻大灣區

白手興家創立家電王國的陳國民,對市場觸角及品牌管理一向眼光獨到,最近接替黃家和出任香港品牌發展局主席一職。他談及上任大計時透露,品牌局未來的工作將聚焦於三大方向,包括:推動業界拓展大灣區市場,協助中小企業提升品牌競爭力,以及推廣香港品牌的集體形象;隨著本地的新冠疫情逐步緩和,該局將於下半年,於大灣區多個城市進行品牌展示,協助港企開拓內地市場,擦亮香港品牌。 作為香港中華廠商會牽頭成立的非牟利機構,香港品牌發展局致力於幫助優良企業創立品牌,進一步推廣業務。新冠肺炎重創全球經濟,歐美等國仍在與疫情生死搏鬥,唯獨中國有效控制疫情,成為主要經濟體中最快復甦的國家,吸引全球企業湧入。陳國民坦言,面對歐美不景氣,內地實施「雙循環」戰略,令經濟穩步發展,全球視之為寶地,港商機不可失,應盡快拓內銷市場。 相比內地品牌,陳國民認為香港品牌給予內地消費者,一向有時尚、可靠、質量獲保證的印象,香港品牌有其一定的優勢。為協助港企瞄準「雙循環」的機遇,廠商會早前委託法國里昂商學院市場營銷學教授陸定光,以及香港理工大學研究團隊,於去年7月至10月期間,就大灣區消費者對香港品牌態度及購買行為進行調查。訪問逾1,700名消費者後發現,現今區內消費者的購買行為較以往理性,特別是「Z世代」(即1995年至2009年出生)消費者,對品牌忠誠度下跌,反而較注重品牌的獨特性及情感價值。雖然內地消費者的訪港意慾減,但他們更傾向於本地城市購香港產品,反映香港品牌在大灣區仍可發掘一定商機,陳國民認為調查對港商對灣區市場有重大的啟示。 化粧品珠寶食品受歡迎 調查報告指出,大灣區的消費者對普遍香港品牌持有良好印象。其中,大多數受訪者對香港品牌「具有良好品質」和「誠信度高」的評價最好,不過在「廣告吸引力」、「顧客關係」、「服務」及「反映個人品味」等項目上的評分則相對遜色。另外,過半受訪者表示願意付出較高價格購買香港品牌。當提及香港品牌時,受訪者大多數會聯想起「質量好」、「時尚」及「安全」等特點,皆與產品的功能性相關。近年大灣區消費模式愈趨線上化,調查發現,香港品牌網上宣傳力度不足,加上近年香港與內地社會關係的變化,令消費者來港消費意欲下降。品牌局建議港商應積極在大灣區投資設立實體店,並改善網購和配送設施,並加強社交媒體上的宣傳力度。 調查發現,三大最受大灣區內消費者歡迎的香港產品及品牌,分別是美容及化粧品、珠寶鐘錶、及食品飲料。而生活用品及精品受歡迎,原因是近年內地城市的城鎮化發展加速,消費者遷入新居對家品有龐大需求。有55.6%消費者甚至願意付出5至10%溢價購買香港品牌的產品,故港商在定價方面擁有靈活性,在攻佔中高檔市場更有發展空間。然而,不同市場的消費者喜好亦有差異,例如澳門顧客較喜歡香港的食品及飲料、珠海顧客則喜歡香港品牌的中藥、保健品與化粧品等。因此調查認為,港商在發展大灣區的消費市場時,最重要是掌握當地消費者的需求,精準選擇目標市場的發展優先順序。 另一方面,調查亦發現中高消費支出的顧客較容易受到品牌因素影響,而且對服務及零售體驗有期望。特別是「Z世代」與「Y世代」(即1980年至1995年出生)消費者,已成為內地最具消費力的一群。他們非常着重品牌能否符合其個性及購買體驗,零售商在銷售產品的同時,都必須要轉為「售賣生活品味及風格」。因應港商進軍大灣區的趨勢,陳國民強調,香港品牌發展局將會舉行相關的推動工作,深化香港品牌形象,有需要建立香港品牌名冊認證系統等。 品牌名冊  有助消費者辨識 陳國民透露,近期環球經濟復甦動力增強,加上本地疫情漸趨緩和,營商氣氛漸見好轉,為香港品牌帶來「再出發」的機遇。品牌局已加緊舉辦各項活動,包括「香港.進.品牌大灣區」系列品牌推廣和研究活動,以及最近推出的「香港品牌名冊」等。 他說:「品牌局未來的工作將聚焦於三大方向,包括:推動業界拓展大灣區市場,協助中小企業提升品牌競爭力,以及推廣香港品牌的集體形象。而『香港.進.品牌大灣區』系列活動是局方今年的重點項目。」該系列活動已於去年5月正式啟動,為期22個月,涵蓋「深化香港品牌形象」以及「拓展大灣區市場」兩大範疇,包括問卷調查、培訓工作坊、企業範例研究、品牌展示、考察,以及建立「香港品牌名冊」認證系统等,從而構建品牌發展的支援平台。其中,品牌局宣布推出電子「香港品牌名冊」,以便消費者辨識香港原創品牌。該局目前已為首批超過130個本地品牌辦理登記,未來將進一步加強宣傳及推廣,期望藉此打造香港原創品牌的中央資料庫,以提升香港品牌在消費者心目中的認受性和公信力,為加強香港品牌保護奠定基礎。 品牌局亦計劃在下半年內,於大灣區多個城市進行品牌展示,以提升香港品牌的知名度,並推廣香港品牌的形象,協助業界把握大灣區商機。他提及,若疫情受控,該區將於今年下旬分在澳門及廣州番禺進行品牌示展區,分別展出20及50個本地原創品牌,另舉辦互動工作坊、體驗營等,提升本港品牌集體形象及提升市場推廣。 因應疫情靈活生產   變通創新 陳國民是本地工業界的老行尊,創立自家品牌「德國寶」,他表示,自己也由從事OEM(代客加工)起家,逐步轉型升級做家品牌,至現時OEM佔比很少,雖然整體出口情況較去年下跌8%至10%,主要是歐美地區下跌,但不算太大影響,對於美國針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幸好德國寶沒有做美國市場,所以沒有太受影響。至於出口較多的東南亞,德國寶一些特色廚具如燒烤爐、光波爐等多了人購買,加上疫情令市民減少去食肆,多了人在家煮飯,一些家庭小電器很受歡迎銷量倍增,足以彌補損失,故在新冠疫情下,「德國寶」不但沒有解僱員工,或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拉上補下整體小家電的零售額還上升。 [...]

東華三院 譚鎮國:致力善團年輕化 燃點青年夢

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慈善機構東華三院,服務本港已逾150載。多年來東華三院的服務,已涵蓋醫療衛生、教育、社會、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等,屬下單位多達350個,可謂同每位市民的生活相關。東華三院辛丑年董事局主席譚鎮國(Kazaf)表示,該院面對過去一年的新冠疫情,籌募工作構成重大挑戰,董事局已即時以變通手法去應對,並把相關活動及宣傳項目移師至網上舉行,力求降低疫情的影響。譚鎮國期望在任內,與各董事局成員眾志成城下,為東華三院注入更多發展新動力,延續東華百年善業的成功。 東華三院服務香港逾一個半世紀,一直堅守「救病拯危、安老復康、興學育才、扶幼導青」的宗旨,並與時並進,配合社會的轉變和市民的需求,不斷優化及延展各項服務。譚鎮國表示,經過逾150年的發展,東華三院的醫療及衞生服務、教育服務、社會服務、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迅速發展,照顧市民各方面的需求,轄下服務單位增加至350個,成為本港最具規模的慈善團體之一。 譚鎮國是東華三院近年較年輕的主席,只有30多歲。現時要做東華主席,除了出錢出力,還要騰出時間,遵守東華三院的管治守則,先做兩年總理,成功獲董事局投票選為第五副主席後,再做五年副主席。換言之,即是要至少服務七年,才能擔任主席一職。聽不少當過東華主席的商界賢達透露,東華主席的工作十分繁重,有些甚至要暫時放下公司業務,全身投入善團的工作當中。他坦言,接任主席後,重視時間管理,會在院務、工作及家庭之間取得平衡。「很感謝家人一直以來的支持,有他們作為我的強大後盾,讓我可以安心投放時間及精力於東華三院的工作。接任主席後我明白需肩負起更重大的責任,任重道遠,也預計將會非常忙碌,我會繼續承傳東華的善業,我將會調整自己私人工作的優次,騰出更多時間專注及處理慈善工作。」 傳承父親善心  回饋社會 譚鎮國父親譚錦球亦與東華三院甚有淵源,是乙酉年(2005/2006)總理。父子兩人同為服務東華三院,對該院有一份難以解釋的感情。Kazaf坦言:「父親在內地做生意,也不忘經常向內地山區及貧瘠地區捐錢及興教辦學,長期關注扶貧工作,我多年深受他的影響,在自己有能力時候,也能夠幫助別人。」他不諱言,加入東華三院從事慈善工作,是受父親耳濡目染的下影響,相比父親只當總理,他更上一層樓,擔任主席一位,坦言有賴一眾董事局及同事的支持下,希望傳承父親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行善信念,把其發揚光大。他說:「自讀書年代起便認識東華三院的善業及服務,我加入東華這個大家庭亦是傳承他的行善美當德,彼此亦會交流做善業的心得。此外,我亦有參與其他社團及慈善組織的公職工作,當中的經驗及人脈亦對我在處理東華三院的善業時有協同作用,相得益彰。」 譚鎮國及兒子與父親譚錦球(右)三代同堂合照,要傳承慈善之心。 專注青年事務 優化社會服務 這次本刊專訪地點,是位於大角咀的東華三院「福全 ‧ 共寓」青年共居空間,足見該院對青年事務的重視。譚鎮國說,為鼓勵共享社區資本,以回應青年住屋的需要,該院透過重置及翻新位處福全街及菩提街交界唐樓,以「共居」模式, 為青年人提供可負擔的共住空間及生活平台。他提及:「「福全 ‧ 共寓」提供收費相宜的住屋選擇,同時鼓勵青年人多作交流、互相照顧;並推行「儲蓄計劃」,鼓勵青年人養成儲蓄的習慣,為未來生活作好準備;同時,入住亦必須參與「好鄰居計劃」,定期探訪社區長者及組織睦鄰共享活動,建立他們對居住社區的歸屬感。以達至社區共融。」 [...]

唐楚男 蔡克昭.遊藝於人間

中國嘉德(香港)於4月下旬舉行的春拍期間,同場加映與游藝堂合辦的《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令人印象深刻,展覽展示了百多件中國近代書畫作品,都是堂主人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在過去近三十年來的收藏珍品。兩人透露,游藝堂至今藏品近千張,都是過去多年來一點一滴搜購而來,就算在金融海嘯期間,亦沒有將之出售套現,皆因二人真的喜歡藝術,持續遊藝人間。 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一動一靜,一冷一熱,儼如是絕配,因此自80年代初合作開設律師行,到一齊四出搜尋中國近代書畫,成為收藏大家,皆一直相處融洽。「游藝堂」之名乃源於孔夫子的《論語》:「志於道,據於德,依從仁,游於藝」,藉此追求真、善、美,亦是兩位堂主嚮往的人生觀及美學觀。唐律師指出,二人擁有相同背景,香港成長,英國讀法律,畢業後回港發展,於1982年共同開設律師行,適逢香港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至7年後,亦即1989年間,乃開始搜集中國近代書畫藝術品。 收藏的源頭 唐律師回憶道:「1989年間,市場較靜,於是我們便往澳門旅遊。當時去了一間古董店,發現很多書畫的售價都很便宜,如傅抱石、張大千的作品,竟然只是數萬元一幀,於是便買了下來。回港後找人鑑證,才知全部都是假貨來的。」他說完便大笑一番,然而二人沒有因為這事而令收藏的步伐停下來。他續稱:「後來認識了大成雜誌的總編輯沈葦窗,他儼如是張大千的代理人一樣,賣很多張大千的畫,都是真跡來的,當時我們便從他手上買了一批作品,價錢很便宜,更要買十送一,我們的收藏歷程,其實是由此時慢慢開始的。」 蔡律師說:「張大千有『張美人』之稱,可知他畫女人是非常獨到,至於畫花鳥山水亦非常出色,價錢亦是最貴的。記得當時買了張大千的畫,7萬元,買完一落樓,被字畫店的老闆看到,即時出價10萬收購,但我們沒有出讓。」唐律師認為,最重要是當時中國近代書畫作品的價錢不貴,可以買得起。「那時找趙少昂寫對聯,只不過是幾千元,再加上款,現在當然是完全買不到了。」至於收藏渠道,他表示主要從私人途徑洽購,主因是80年代拍賣行業仍未盛行,「現在就滿街都是拍賣行了,大家爭著做,令私人洽購形式少了。」 堅持不賣的原則 然而,藝術的喜好,很多時都是很個人化的,二人是如何協調的?唐律師指出,二人對書畫的看法是有分別的,如蔡律師往往被作品的畫面所吸引,而他則是著重畫中的故事,如詩中所表達的內容。「我們沒有太多興趣,別人可能會每年換一輛跑車,但我們不愛駕車,亦不打高爾夫球,因此收集書畫就是我們的主要興趣了。我們是沒有系統地去收集的,遇上喜歡的,就買下來,就算是不知名的藝術家作品,只要喜歡,亦會買下來。現在最多的是張大千、趙少昂作品,亦有不少康有為及徐悲鴻的作品。」 當有想過,將來這些書畫,會大副度地升值?唐律師指出:「是完全沒有想過的,當時買回來的時候更被阿媽責罵呢,她認為最好仍是買物業收租,怎會想到將來會升值?」他亦指出,目前游藝堂的藏品大約有一千幀畫,大部分都是在早年搜購得來,踏入20世紀後,中國經濟起飛,令中國藝術品水漲船高,因此他亦慨嘆:「現在是買不起的了,張張都過千萬,太貴了。」總有些畫作是夢寐以求,卻最終得不到的?「買不到便算,我們是不會『恨』的。畫歸有緣人,若果是你的,就總會是你的。」不過這過千幀畫,已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現在很多人在遇上經濟困難時,都會以藝術品套現,香港亦歷經多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機,過去有試過來套現?「2003年沙士期間,是有點困難,但半年很快就過去,沒有賣過一張,只是有增無減。有時亦會有人上門問價,我對他說,要先過了蔡律師一關,而他就像佛爺般坐著,堅持不賣。」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游藝堂已多次舉行書畫展。2010春天,便與香港蘇富比合辦「天風薪傳」,展出嶺南大師趙少昂逾百幀精品書畫,兩年後再合辦「情義之交」張大千書畫展,而這次卻是應中國嘉德(香港)邀請合辦《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匯集現代名家書畫精品其132幀,除展出多幀張大千名畫,更以「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名士筆墨」三個單元,展示游藝堂的藏珍。「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展出的名家作品包括溥儒、黃君璧、謝稚柳、吳湖帆、黃賓虹、林風眠、劉海粟、齊白石、徐悲鴻、高奇峰、高劍父、趙少昂等;「名士筆墨」的展品有孫文的楷書《大同篇》、章士釗七言詩贈孟小冬,其他書法名家有康有為、梁啟超、胡適、沈尹默等。由收藏到分享,是一種昇華,因為兩位堂主均明白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道理,唐律師笑稱出:「林風眠曾說,藝術是無價的,只要你喜歡就好了。」 [...]

虎豹樂圃• 李明哲 | 從音樂教育 推動社區共融

古蹟保育、翻新、活化,是香港人近二十年來常面對的生活經歷之一。而要令歷史建築持續發展,那不單是指硬件上的改頭換面,還需要與當下社區產生共融效應,藉此履行新的歷史任務,從過去走向未來。 位於大坑的「虎豹樂圃」,前身是「虎豹別墅」,於1935年由「萬金油大王」胡文虎建造,一直是旅遊熱點,至2000年關閉。2012年,胡文虎慈善基金會投標成功,將之活化成音樂學院——「虎豹樂圃」,於2019年初開始營運,把一級歷史建築化身為音樂學校,推動中西音樂同時,亦成為音樂教育及表演的平台,從中創造更多可能性。「虎豹樂圃」執行董事(樂圃策劃)李明哲(Sheryl )指出:「音樂亦是heritage來的,兩者互相呼應,我們歡迎與不同的機構合作,亦邀請各類型的音樂人來這裡演出,等若干年後,當大家想起音樂表演或上音樂課時,就會想起『虎豹樂圃』。」 C: Capital CEO X Entrepreneur S: Sheryl Lee(李明哲,「虎豹樂圃」執行董事(樂圃策劃)) 音樂與古蹟 C:要將歷史建築物改建為音樂學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需要有很多特別設施配合,如空間的運用、隔音設施等,過程中是如何克服過來的? S:對,音樂常要追求音質。在2015、2016年間我首次踏足改建中的虎豹別墅時,當時仍是地盤來的,那時我們便開始著手研究如何運用那些房間,因此現時的房間,基本上都是multi-function的,可以用來做演奏場地、教學、綵排,甚至跳舞等,亦安裝了很多隔音板。至於大廳的紅地氈範圍,以前是用來拜神的,現在可以舉行小型音樂會,約容納20至30人。弦樂的聲音,木地板是很適合的,至於吹奏樂器如長笛,就算有隔音板亦未必阻隔得很好,不過我們仍努力去做好各種音質上的測試,以配合作為一間音樂學院的要求。 C:前身是虎豹別墅,上一代很多香港人自然對它有所認識,然而當虎豹別墅變成虎豹樂圃,而你們的對象亦是以新生代年青音樂人或音樂愛好者為主時,虎豹別墅對他們來說,又有何意義呢? [...]

傳藝再續心生活•雷雲 Green and Sustainable Life

「心靈環保」一詞,是由臺灣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於1992年提出,當時社會正處於轉型期,各種價值觀紛呈,環保意識萌芽,多元的環保議題不斷地引起各界關心。聖嚴法師曾說:「物質環境的污染不離人為,而人為又離不開人的『心靈』。如果人們的『心靈』清潔,則我們的物質環境不會受到污染。」他更認為,環保必須從根源著手,也就是從「心靈」開始。作為MATCH SHOWROOM 創辦人兼主理人,雷雲 (Maggie)也有類似想法,憑著多年營商經驗,她抱著近乎信仰的熱誠,本著「從心出發,以人為本」信念,提出「傳.藝.再.續」價值,開創了亞洲首間「綠色時尚及生活設計館」——HAUSTAGE。 Maggie出生於上海,父母都是知識份子,上世紀70年代因為響應國家號召而遠赴新彊參與建設,與年紀小小的Maggie長期分隔兩地,至後來才一家團聚,並於她八歲時舉家移民香港。她坦言小時候來港儘管家境清貧兼言語不通,但仍深深感受到那時香港濃濃人情味,她回憶說:「最記得上小學時,美術課老師見我言語不通,每有勞作工藝時,都會親自指導我完成,她其實是想從中教導我言語溝通,現在回想起來實在非常感恩。」上世紀80、90年代正是香港飛速發展的黃金年代,年輕人只要努力上進,可說是機會處處。 愛自己和欣賞自己、相信自己 Maggie中學畢業於香港真光女書院,後於美國夏威夷公開大學進修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畢業後投身當時專為美國各連鎖品牌指定供應商的「利訊集團」任職商品部經理,其後於加拿大買手集團「韋納德」分別任職銷售及市場部及專案管理總監位置。1999年,與夥伴創立「宇軒」品牌專案管理公司,並在2001年開始,於國內廣東省設立獨立廠房作為生產基地,參與超過50個世界性高級奢侈品牌之商品及陳列製造,專案市場及行銷策劃與管理,涵蓋亞洲區域市場營運團隊,以及商鋪展示亞洲區指定供應商。事業發展一帆風順,卻令Maggie漸生自滿。 她說:「我年輕時也很反叛,總覺得傳統的東西過時落伍,尤其在首次創業設廠成功後,因為賺到點錢便很自滿,對老人家的說話總聽不進耳。後來遇到挫折,才發現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就是親人。」然而,好境不常,自細到大都很陽光正面的她於此刻患上情緒病,最終得靠心理輔導員、教友和親人的疏導、陪伴與支持,才復元過來,在這過程中她學會了很多道理,而學會感恩就是最大收穫。今天她覺得傳統裡有許多美麗事物,更不乏大智慧,例如她的爸爸媽媽。「在信仰和心理輔導的指引下,我發現人是需要學會如何去愛自己和欣賞自己、相信自己是被祝福的。我慶幸遇上自己的天使,我的親人、輔導員和教友。今時今日的香港人或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許多人在心理上都處於亞健康狀態,在生活上尤其需要pampering。只有這樣,你才懂得去愛和尊重別人。」 歷久常新的HAUSTAGE平台 2014年, Maggie創立香港首家全新商業模式及概念的 MATCH SHOWROOM (東西概念) 及品牌設計集合中心 [...]

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新任會長 張益麟 | 創新之路 持續向前

興迅集團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張益麟(Alan),自2011年獲頒「香港青年工業家獎」後,便成為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Hong Kong Young Industrialists Council)一員,在過去多年來一直熱心推動業界發展,同時身體力行,為傳統成衣業務注入創新科技元素,迎向工業4.0時代。去年9月,他成功當選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新一屆會長,卻因疫情關係,要延至今年4月上旬才於會展舉行就職典禮。這位新任會長指出,其實在去年當選後,已開始不停工作。他說:「工作主題方向、策略,早已定下,雖然餘下任期不足半年,但我最著重的是結果,當我完成任期後,回望過去一年的工作時,希望對協會會員及業界是有貢獻的。」 4月上旬於會展舉行的就職典禮,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眾會員踴躍參與,場面盛大,充分展示了香港新一代工業家的團結力量。新任會長Alan指出,自己加入協會9年,過去在多個委員會的崗位上,均從前輩及朋友們身上獲益良多,過程中不但擴闊自己的知識領域,更深深瞭解到協會的精神及魄力。他盼望,可以藉這份體驗及熱誠,能於任期內繼往開來,實踐工業家的精神。 新常態下的工業轉型契機 至於今年的工作目標及主題,便融入了「織出創新路,跨越新常態」這句瑯瑯上口的標語之中。他解釋道:「其實每年的主題,均反映了當屆會長的業務。我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就是加入紡織業界,因此是與『織』有關,同時亦突顯了行業的特色。現在很多初創、大型企業,均需要作改變或進行升級轉型,而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跨界合作,繼而將業務推出市場。」 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香港各行各業皆帶來影響,工業界亦然,因此於去年已估計,疫情是不會短時期內完結的。「在疫情下,大家都要去適應,這謂之新常態,如在家工作的新工作模式,外賣平台、電子商貿的急速發展等情況下,工業界要學習如何以創新的方式去跨越眼前的障礙。因此說是『創新路』,其實就是鼓勵會員要持續創新。在互聯網的世界,若果仍然沿用舊有的貿易形式去做生意,是很難再生存下去的,顧客已很容易從網絡上取得有關產品及服務的全面資料,故此最大的困難,是如何令自家的產品,在功能上能令顧客更為稱心滿意,而服務體驗上又會比市場上的其他競爭力更為優勝,因此運用科技創新的方式是很重要的。」 事實上,基於疫情對業務帶來的影響,令不少過往在數碼轉型上猶豫不決的廠商或經營者,亦要在逆境下被迫轉型求變,不過要順利過度至數碼化,卻非一朝一夕之事。「這情況,協會內的情況算是不錯。在協會的文化下,眾會員本身已具備一定的能力,而近5、6年間,我們亦不斷鼓勵他們要創新,進行升級轉型,因此協會內的創新文化是很濃烈的。今次疫情下,企業的轉身就要更加快,而最令我感到開心的,是大部分會員都能成功轉型。」 不過他亦慨嘆,對一些傳統製造業而言,要數碼轉型,的確是有一定難度。「企業的規模愈是大,對數碼轉型的擔心亦愈多,常認為會花很多投資額,又怕失敗,不肯踏出一步。這幾年來,無論是我們協會、香港工業總會、創科局等,均一直都在做積極推廣,亦已有很多人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加上又有政府的資助計劃,如TVP科技券、D-Biz 遙距營商計劃,引致多了人肯去作嘗試,令短時間已有3萬多間企業計劃進行數碼轉型。以往幾年,大家都只是在講,實質上在執行力方面比較弱,而通過這次疫情,便促使各界加快做數碼轉型。」 重新打造「香港製造」品牌 在香港工業急需轉型的大趨勢下,Alan作為高瞻遠矚的業界領袖之一,亦於多年前引領名下的興迅集團逐漸走上創新之路。興迅集團創立於1996年,主要從事成衣設計及印花的生產業務,並隨著全球性的快速時裝之興起而不斷拓展業務。至2013年,他有見集團在快速時裝代工生產業務有見頂跡象,於幾經考慮下,乃決定把部分工序回流香港生產,藉以延伸原有的產業鏈。於2015年,更於荃灣成立創意智慧工業發展計劃TML(To Make [...]

Follow Us on Instagram

Instagram has returned invalid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