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roducts

[ux_products slider_nav_style=”circle”]

Browse

[ux_product_categories style=”overlay” columns=”5″ image_height=”113%” image_overlay=”rgba(0, 0, 0, 0.16)” text_pos=”middle”]

Latest News

馮秀炎:創新思維營運商場迎疫後新常態

新地代理執行董事馮秀炎指出,在「後疫情時代」下的香港,零售業出現了新常態,需線上線下雙軌並行,而新地十五大商場生意及人流分別較去年同期升20%及30%,預計今年第四季商場人流生意表現將較第三季更理想,利好氣氛將延續至聖誕新年假期。 新地代理執行董事馮秀炎預料消費氣氛將延續至聖誕。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近2年,香港經濟亦受挫。馮秀炎表示,全球經濟秩序大洗牌,疫情後香港零售業出現了新常態,所以要保市場競爭力和優勢,就要用創新思維去營運,她以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的需求金字塔理論去營運商場,去解讀顧客在疫情期間劇變的需求。 滿足金字塔需求  提供個人化服務 馮秀炎認為,首先要滿足顧客的生理和安全需求,提供安心和安全的購物環境,例如加密消毒頻率,引進多項免觸式裝置,如升降機按鈕、加裝自動門、免觸式拍卡泊車等,減少顧客觸碰公眾設施。集團率先引進 5G 機械人,在商場進行消毒,以及新置 5G 智慧型洗手間 。踏入「後疫症年代」,商場更重視戶外空間的規劃,讓租戶和顧客可以係一個空氣更流通,環境更清潔的地方活動及用餐,把商場打造成一個「好玩」、「安全」的社區,並透過多元節目及精心服務、娛樂及體驗,聯繫消費者起來。 馮秀炎續指,疫情下消費者被困於家中,不常外出,商場作為社交重要場地,就要緊貼市場喜好而轉變,捕捉最新的消費潮流,適時推出針對性的消費優惠。而顧客對供個人化服務需求增加。 她說:「現時的零售模式是網上網下並行,商場趁疫情契機,開托網上銷售網絡,以社交平台、KOL 推介等接觸更多潛在顧客,當變成品牌熟客後,又會以店內活動、商場Pop-Up 主題店等引流到實體店。網店未必搶去實體店生意。商場需要以獨特的體驗為取勝之道,裝修要吸睛,店內要常有特別體驗(如主題工作坊),為品牌忠實客提供 [...]

梁志天 X 梁力恒 | 父子構建繁華角落私密空間

這是個關於一對父子的故事。香港人向來生活忙碌,平日缺少與子女相聚的時間,更何況父親是國際著名建築師、室內及產品設計師梁志天(Steve)?不過藉著疫情,又為生活帶來了改變,令他與兒子梁力恒(Nicholas)多了見面機會,並由此衍生創立私人會所Club C+的計劃,於繁華鬧市中構建一隅私密的享樂空間。 甫走進Club C+位於中環都爹利街的私密空間內,發覺室內設計相當精緻,糅合了中國當代設計及英倫采風,猶如高級精品酒店的大堂,優雅又時尚。這室內設計部分,自然出自Steve的手筆,然而燈光設計所營造的氣氛亦充滿戲劇性,原來是燈光大師關永權傑作,加上陳幼堅設計的標誌,全是大師集結,有先聲奪人之效。現為Club C+總經理的Nicholas指出,會所提供不同種類的享受,從食物到紅酒,以至雪茄及藝術品,務求為香港這個城市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高級私人會所體驗。 疫情中蘊釀新商機 對於創立Club C+背後的原因,Nicholas說道:「疫情前,爸爸一直都是很忙的,經常出差,很少留家,兩父子相聚的機會不多。然而疫情發生後,他在家的時間多了,令我們多了機會溝通,而Club C+的念頭,就是在如此情況下蘊釀出來。」Steve在旁笑道:「對,以前飛很多的,很少見兒子的,然而疫情一出現,就被迫見面。有時吃完晚飯沒事做,便一起談話,怎知談了不少計劃出來。」二人曾去過不少私人會所,發覺部分會所的服務形式及設定,未必合符自己心目中的要求,便以此為目標,從地點、設計、食物、服務等各方面,一步步建構理想的私人會所。Nicholas稱:「整個項目從去年8、9月開始計劃,過程進展得很快,大約一年時間便做到。」 這對父子在Club C+項目的分工上是很清晰的,Steve表明,他只是投資者、生意合夥人,以及主理室內設計部分,至於負責會所整個營運的責任,便落在兒子身上,他笑稱,Nicholas才是老闆。然而作為國際上享負盛名的設計大師,又是設計公司老闆,這次如何與「客戶」合作?「我做了很多年老闆,一向是別人聽命於我的,而很多時客戶亦很信任我們,放手讓我們去發揮創意,但這次我真是忍得很辛苦,受了不少委屈,因為這次個客戶是我的兒子。在很多事情上,我都盡量不去發表意見,由設計概念、形式,甚至商業模式,都由他去作主導。可以說,我是他的一雙手,是幫他去執行。」Nicholas指出:「市面上的私人會所,多以英倫風格為主,如啡色的皮造沙發,上面有釘的,而我卻想特別一些,不要copy and paste,當中亦可以加入中式風格,間格上有可以有雪卡房,再加飯廳,是中餐來的,由此提供一站式服務。」 從見習生到會所總經理 年紀輕輕的Nicholas,是否足以勝任管理一間如此高端的私人會所?這是一般人的懷疑,然而早已在餐飲業浸淫了5年多的他,卻真的足以承受這個重責。Nicholas指出,他在美國主修經濟,畢業後回港發展,在爸爸安排下加入其有份創立的餐飲集團1957 [...]

查毅超:國策機遇 推港先進製造業升級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查毅超表示,未來兩年將全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當中留意到業界對先進食品加工製造、中成藥GMP及生物科技上均有很大需求,將集中提供支援。隨著中央進一步開放前海與橫琴兩大區域,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走向高質量發展,港澳融入國家發展,有利本港工業升級轉型,他建議,業界可整合產業鏈的上下游發展,提升科研實力,助香港工業拓展創科產業,乘著國家經濟策略再拓新版圖。 查毅超表示,國家「十四五」規劃早前宣講團來港,積極支持香港參與國家的創科產業,對業界更是一大鼓舞和動力。他指出,「十四五」規劃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並強化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的地位,這些政策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亞洲產業鏈中的主導權。香港的研科實力備受國家認可,在「十四五」規劃下,國家將推動兩地科研互通合作,讓香港的研究團隊有機會助國家「卡脖子」技術難題,助高新產業突破瓶頸,達到關鍵技術自主。 推四新興製造業  重新演繹香港製造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有賴工業令經濟起飛。踏入千禧新世代,「工業4.0」已成為企業升級的頭等大事。查毅超表示,接任工總主席一職後,未來兩年將全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希望推動香港向先進製造業發展,協助較傳統的製造業升級轉型,創造新興的高增值製造業。 他說:「近年有愈來愈多廠商看到香港的潛力和優勢,在港進行高增值生產工序或開創新興製造業,特別是先進電子業、食品科技及食品加工業、回收及環保工業,以及生物科技工業。工總將聯同官產學研各界,助廠商在港進行先進製造業,促進科研、工業設計等生產性服務活動,為年輕一代提供更多多元化的事業機會,把「香港製造」發揚光大。」 隨著國家重點發展粵港澳大灣區,查毅超認為,工業界作為轉化創科成果的重要橋樑,將助力國家製造業向高質量發展、邁向製造強國的目標。「港資工業能藉著香港科研成就在港進行先進製造工序,在大灣區產業化,形成新創科產業。大灣區不但是重要的產業化基地,亦是打開龐大內銷巿場的大門。在國家支持下,香港與大灣區城巿的連繫越來越緊密,兩地政府推出便利人流、物流、資金流及資訊流的互通政策,更有效形成互補性強、韌性高的產業鏈和巿場。」 在國家雙循環的新格局下,查毅超表示,工業界目前已形成香港總部、內地產業化及內銷、東南亞量產外銷的格局。並指工總將會積極推動香港與大灣區各市之間互通政策,並協助業界開拓東南亞的生產基地和市場,讓港資廠商藉着亞洲經濟起飛的時機,成為亞洲產業鏈的策略性中心。 促工業與科研合作   善用河套區 同是科技園主席的查毅超指出,發展新興製造業離不開創新科技元素,數月前工業總會與香港科技園合作,聯手推出「研發共創平台」。該平台將幫助本地廠商及工業家運用創新科技,為香港製造業升級轉型並開拓新機遇。 他說:「平台為參與的工總會員提供基礎設施、資金支援及與本港創科人才對接合作的機會,協助業界進行創新轉型。隨著各行各業的數碼轉型步伐加快,業界對推動創新、轉變商業模式以及開發新業務的需求更迫切。透過發揮及結合創新科技的龐大潛力,企業將能夠藉此解決目前研發資源或專業知識不足等問題,積極探索並把握新商機。」 查毅超認為,科技園公司與工總共同成立的「研發共創平台」將發揮關鍵作用,協助創新的工業家和企業邁步向前、取得成功,同時亦加速實踐香港再工業化的願景。他說,培育研發人才對建立蓬勃創科生態圈至為重要,長遠而言,有助政府推動傳統工業升級轉型及建立新增長點。 對於《橫琴方案》中,澳珠邊境兩地首度採用「一線與二線」的共管模式。問及同屬港深邊境地帶河套區發展的看法,查毅超預計,落馬洲河套區將會是核心創科園區,他認為,未來河套區附近或其他香港邊境位置可設置先進製造區,以配合河套及兩地經濟發展,並需有住宿、商業等配套,他有信心特區政府會做好香港邊境科技走廊的發展規劃。 [...]

「紅A」梁馨蘭 疫後升級智能廚房解決方案

「Made in Hong Kong」近年成為市場話題。香港經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高速起飛,如製衣、塑膠、玩具及電子輕工業蓬勃發展,為「香港品牌」奠下穩健的碩基。擁有71年歷史家傳戶曉的本地塑膠品牌「紅A」,多年來堅持本地製造生產,至今業務傳至第三代,開拓多元化業務,積極把傳統業務轉型升級,如網購及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成功令老字號品牌發揚光大。 「紅A」第三代傳人梁馨蘭(Jessica)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本港經濟迅速發展,隨著收入改善,家家戶戶都使用塑膠產品。其中「塑膠水筒」、「膠水杯」、「餐盒」等,更是當年家中必備的日用品。「紅A」已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產品亦滲透至香港各家各戶,當中「塑膠水筒」、「膠水杯」、「餐盒」等,更是家中必備的日用品。自第三代梁馨蘭(Jessica)接手後,近年積極業務轉型升級,開拓多元化業務,擴大的產品類型,發展網購平台;在新冠疫情衝擊下,品牌轉攻廚房代理品牌的業務,為餐飲業界客戶打造「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逆市創造成績。 代理數十外地厨具設備品牌   拓多元化 星光實業業務拓展總監梁馨蘭表示,集團早在四年前已銳意開拓塑膠製品之外的業務。業務經過數年發展後,廚房相關的國際知名厨具設備品牌代理已由初時的11個增加至今超過35個,當中包括廚房必備的刀具、磨刀機、保溫箱、洗碗機、慢煮機等。早前更引入了不少智能化的產品,包括蒸烤箱、高速焗爐、蔬果處理機、電動切片機等,品牌全部來自歐洲、韓國以及台灣等地。而且設備較一般小巧便利,適合精品餐廳、咖啡店等餐飲行業,更切合本地市場需求。她指出,為迎合疫情後市場的新常態,她帶領團隊開拓新的業務,為餐飲業界客戶打造「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為企業客戶由零開始,由開店至轉型,甚至餐單設計等增值服務,務求為其全方位解決業務上的各項疑難。 梁馨蘭表示,「紅A」現時仍以傳統塑膠製造OEM業務為主,主力出口美國市場。但公司轉型步伐沒有停下來。她說:「現時新業務如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佔公司整體業務達至20%,預計有關業務對企業貢獻將會進一步增加,而目前80%業務仍然來自塑膠製品。」梁馨蘭表示,過去一年,一站式廚房代理品牌的業務增長超過一成,預計隨著經濟回穩,加上疫情期間社會上已累積了一定的創業力量,來年將會繼續引入更多高質素的智能餐飲設備,讓更多代理品牌加盟,以進一步拓展市場。 她續指,目前「一站式智能廚房解決方案」新業務的主要客戶均來自本地,包括連鎖餐飲集團、護老機構,以及一些獨立咖啡店等,預計未來具有不俗的增長潛力。 小題:雙線發展  專業及家用市場並重 另外,「紅A」於2019年中全面革新的「網購平台」亦在疫情期間急速發展,受惠於市民減少外出,電子商貿在過去兩年更為大行其道,「紅A」去年的網購平台總銷售量較2019年3月激增兩倍。即使現時疫情緩和,「網購平台」銷售繼續穩步上揚,成為公司的熱門銷售渠道之一。目前「紅A」已實行專業及家用雙線發展,與不少家電商成為合作夥伴,「網購平台」的銷售產品除了商用產品,亦出售如烘焙機、焗爐等小型家電,吸引不少家庭用戶在疫情中購買。 [...]

設計界就是一座金字塔 | 香港設計中心行政總裁黃偉祖專訪

新人上場,往往只得兩條路,不是蕭規曹隨,就是勇闖新天,而黃偉祖(Joseph)應該是第三種。 根據香港設計中心的新聞稿:「黃偉祖是一位設計師、研究學者及教育家,擁逾20年的設計學科教育經驗,加入HKDC前為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副院長及香港職業訓練局設計學科副學術總監,更於2014年獲頒栢克萊國際院士奬。」 由此看來,出身世界一流大學,從事建築設計的黃偉祖,應該不難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極速蓋一座設計界的通天塔吧。那麼到底剛履新,黃偉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撰文:葉志強        攝影: 張展銳 設計在香港,永遠達不到大眾理想的那條線,尤其與其他冒起中的亞洲城市相比。到底是條線定得太高,還是我們要求太低?是誤會或是彼此欠缺默契? 「Joe(同事對黃偉祖的簡稱)在咖啡機貼了一張便條,問我們最喜歡喝什麼口味的咖啡,再默默的添置。」一位同事如是說。 「我們早上一起在公司看奧運直播,為香港運動員打氣。當何詩蓓奪得銀牌,每個同事都非常興奮。」另一位同事如是說。 以上的對白並沒有經過「設計」。香港設計中心位於荃灣南豐紗廠的辦公室充滿不同聲音。聲音是多元而躍動的。 設計源自溝通 一直都知設計很難搞,讓一般人了解設計是什麼,難;讓家長了解設計是什麼,難;讓世界了解香港設計是什麼,更難。原因是,我們不夠跨範疇溝通。「香港不同的設計範疇分得很開。我也希望學院與學院之間多點交流,這個思維對新工作一定有幫助。因為現時不少機遇都需要跨範疇共同合作,才可以得到一個好的結果。」 黃偉祖踏進社會,第一份工作就是從事建築設計,之後成為學者。履新香港設計中心前擔任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副院長及香港職業訓練局設計學科副學術總監。「三個工作都講求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我經常地想:設計是什麼? 一言蔽之,設計能帶來啟發。所以一定要發掘新事物,因為一個意念就似一顆種子,可以種植在學生、同事或設計師的心中, 他們可以使用設計思維,先跳出框框想寬一點,之後再根據用家需要和可行性收窄,藉以尋求答案。」 [...]

品牌局陳國民 :為港品牌設電子名冊 助企業攻大灣區

白手興家創立家電王國的陳國民,對市場觸角及品牌管理一向眼光獨到,最近接替黃家和出任香港品牌發展局主席一職。他談及上任大計時透露,品牌局未來的工作將聚焦於三大方向,包括:推動業界拓展大灣區市場,協助中小企業提升品牌競爭力,以及推廣香港品牌的集體形象;隨著本地的新冠疫情逐步緩和,該局將於下半年,於大灣區多個城市進行品牌展示,協助港企開拓內地市場,擦亮香港品牌。 作為香港中華廠商會牽頭成立的非牟利機構,香港品牌發展局致力於幫助優良企業創立品牌,進一步推廣業務。新冠肺炎重創全球經濟,歐美等國仍在與疫情生死搏鬥,唯獨中國有效控制疫情,成為主要經濟體中最快復甦的國家,吸引全球企業湧入。陳國民坦言,面對歐美不景氣,內地實施「雙循環」戰略,令經濟穩步發展,全球視之為寶地,港商機不可失,應盡快拓內銷市場。 相比內地品牌,陳國民認為香港品牌給予內地消費者,一向有時尚、可靠、質量獲保證的印象,香港品牌有其一定的優勢。為協助港企瞄準「雙循環」的機遇,廠商會早前委託法國里昂商學院市場營銷學教授陸定光,以及香港理工大學研究團隊,於去年7月至10月期間,就大灣區消費者對香港品牌態度及購買行為進行調查。訪問逾1,700名消費者後發現,現今區內消費者的購買行為較以往理性,特別是「Z世代」(即1995年至2009年出生)消費者,對品牌忠誠度下跌,反而較注重品牌的獨特性及情感價值。雖然內地消費者的訪港意慾減,但他們更傾向於本地城市購香港產品,反映香港品牌在大灣區仍可發掘一定商機,陳國民認為調查對港商對灣區市場有重大的啟示。 化粧品珠寶食品受歡迎 調查報告指出,大灣區的消費者對普遍香港品牌持有良好印象。其中,大多數受訪者對香港品牌「具有良好品質」和「誠信度高」的評價最好,不過在「廣告吸引力」、「顧客關係」、「服務」及「反映個人品味」等項目上的評分則相對遜色。另外,過半受訪者表示願意付出較高價格購買香港品牌。當提及香港品牌時,受訪者大多數會聯想起「質量好」、「時尚」及「安全」等特點,皆與產品的功能性相關。近年大灣區消費模式愈趨線上化,調查發現,香港品牌網上宣傳力度不足,加上近年香港與內地社會關係的變化,令消費者來港消費意欲下降。品牌局建議港商應積極在大灣區投資設立實體店,並改善網購和配送設施,並加強社交媒體上的宣傳力度。 調查發現,三大最受大灣區內消費者歡迎的香港產品及品牌,分別是美容及化粧品、珠寶鐘錶、及食品飲料。而生活用品及精品受歡迎,原因是近年內地城市的城鎮化發展加速,消費者遷入新居對家品有龐大需求。有55.6%消費者甚至願意付出5至10%溢價購買香港品牌的產品,故港商在定價方面擁有靈活性,在攻佔中高檔市場更有發展空間。然而,不同市場的消費者喜好亦有差異,例如澳門顧客較喜歡香港的食品及飲料、珠海顧客則喜歡香港品牌的中藥、保健品與化粧品等。因此調查認為,港商在發展大灣區的消費市場時,最重要是掌握當地消費者的需求,精準選擇目標市場的發展優先順序。 另一方面,調查亦發現中高消費支出的顧客較容易受到品牌因素影響,而且對服務及零售體驗有期望。特別是「Z世代」與「Y世代」(即1980年至1995年出生)消費者,已成為內地最具消費力的一群。他們非常着重品牌能否符合其個性及購買體驗,零售商在銷售產品的同時,都必須要轉為「售賣生活品味及風格」。因應港商進軍大灣區的趨勢,陳國民強調,香港品牌發展局將會舉行相關的推動工作,深化香港品牌形象,有需要建立香港品牌名冊認證系統等。 品牌名冊  有助消費者辨識 陳國民透露,近期環球經濟復甦動力增強,加上本地疫情漸趨緩和,營商氣氛漸見好轉,為香港品牌帶來「再出發」的機遇。品牌局已加緊舉辦各項活動,包括「香港.進.品牌大灣區」系列品牌推廣和研究活動,以及最近推出的「香港品牌名冊」等。 他說:「品牌局未來的工作將聚焦於三大方向,包括:推動業界拓展大灣區市場,協助中小企業提升品牌競爭力,以及推廣香港品牌的集體形象。而『香港.進.品牌大灣區』系列活動是局方今年的重點項目。」該系列活動已於去年5月正式啟動,為期22個月,涵蓋「深化香港品牌形象」以及「拓展大灣區市場」兩大範疇,包括問卷調查、培訓工作坊、企業範例研究、品牌展示、考察,以及建立「香港品牌名冊」認證系统等,從而構建品牌發展的支援平台。其中,品牌局宣布推出電子「香港品牌名冊」,以便消費者辨識香港原創品牌。該局目前已為首批超過130個本地品牌辦理登記,未來將進一步加強宣傳及推廣,期望藉此打造香港原創品牌的中央資料庫,以提升香港品牌在消費者心目中的認受性和公信力,為加強香港品牌保護奠定基礎。 品牌局亦計劃在下半年內,於大灣區多個城市進行品牌展示,以提升香港品牌的知名度,並推廣香港品牌的形象,協助業界把握大灣區商機。他提及,若疫情受控,該區將於今年下旬分在澳門及廣州番禺進行品牌示展區,分別展出20及50個本地原創品牌,另舉辦互動工作坊、體驗營等,提升本港品牌集體形象及提升市場推廣。 因應疫情靈活生產   變通創新 陳國民是本地工業界的老行尊,創立自家品牌「德國寶」,他表示,自己也由從事OEM(代客加工)起家,逐步轉型升級做家品牌,至現時OEM佔比很少,雖然整體出口情況較去年下跌8%至10%,主要是歐美地區下跌,但不算太大影響,對於美國針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幸好德國寶沒有做美國市場,所以沒有太受影響。至於出口較多的東南亞,德國寶一些特色廚具如燒烤爐、光波爐等多了人購買,加上疫情令市民減少去食肆,多了人在家煮飯,一些家庭小電器很受歡迎銷量倍增,足以彌補損失,故在新冠疫情下,「德國寶」不但沒有解僱員工,或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拉上補下整體小家電的零售額還上升。 [...]

東華三院 譚鎮國:致力善團年輕化 燃點青年夢

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慈善機構東華三院,服務本港已逾150載。多年來東華三院的服務,已涵蓋醫療衛生、教育、社會、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等,屬下單位多達350個,可謂同每位市民的生活相關。東華三院辛丑年董事局主席譚鎮國(Kazaf)表示,該院面對過去一年的新冠疫情,籌募工作構成重大挑戰,董事局已即時以變通手法去應對,並把相關活動及宣傳項目移師至網上舉行,力求降低疫情的影響。譚鎮國期望在任內,與各董事局成員眾志成城下,為東華三院注入更多發展新動力,延續東華百年善業的成功。 東華三院服務香港逾一個半世紀,一直堅守「救病拯危、安老復康、興學育才、扶幼導青」的宗旨,並與時並進,配合社會的轉變和市民的需求,不斷優化及延展各項服務。譚鎮國表示,經過逾150年的發展,東華三院的醫療及衞生服務、教育服務、社會服務、歷史文化保育及公共服務迅速發展,照顧市民各方面的需求,轄下服務單位增加至350個,成為本港最具規模的慈善團體之一。 譚鎮國是東華三院近年較年輕的主席,只有30多歲。現時要做東華主席,除了出錢出力,還要騰出時間,遵守東華三院的管治守則,先做兩年總理,成功獲董事局投票選為第五副主席後,再做五年副主席。換言之,即是要至少服務七年,才能擔任主席一職。聽不少當過東華主席的商界賢達透露,東華主席的工作十分繁重,有些甚至要暫時放下公司業務,全身投入善團的工作當中。他坦言,接任主席後,重視時間管理,會在院務、工作及家庭之間取得平衡。「很感謝家人一直以來的支持,有他們作為我的強大後盾,讓我可以安心投放時間及精力於東華三院的工作。接任主席後我明白需肩負起更重大的責任,任重道遠,也預計將會非常忙碌,我會繼續承傳東華的善業,我將會調整自己私人工作的優次,騰出更多時間專注及處理慈善工作。」 傳承父親善心  回饋社會 譚鎮國父親譚錦球亦與東華三院甚有淵源,是乙酉年(2005/2006)總理。父子兩人同為服務東華三院,對該院有一份難以解釋的感情。Kazaf坦言:「父親在內地做生意,也不忘經常向內地山區及貧瘠地區捐錢及興教辦學,長期關注扶貧工作,我多年深受他的影響,在自己有能力時候,也能夠幫助別人。」他不諱言,加入東華三院從事慈善工作,是受父親耳濡目染的下影響,相比父親只當總理,他更上一層樓,擔任主席一位,坦言有賴一眾董事局及同事的支持下,希望傳承父親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行善信念,把其發揚光大。他說:「自讀書年代起便認識東華三院的善業及服務,我加入東華這個大家庭亦是傳承他的行善美當德,彼此亦會交流做善業的心得。此外,我亦有參與其他社團及慈善組織的公職工作,當中的經驗及人脈亦對我在處理東華三院的善業時有協同作用,相得益彰。」 譚鎮國及兒子與父親譚錦球(右)三代同堂合照,要傳承慈善之心。 專注青年事務 優化社會服務 這次本刊專訪地點,是位於大角咀的東華三院「福全 ‧ 共寓」青年共居空間,足見該院對青年事務的重視。譚鎮國說,為鼓勵共享社區資本,以回應青年住屋的需要,該院透過重置及翻新位處福全街及菩提街交界唐樓,以「共居」模式, 為青年人提供可負擔的共住空間及生活平台。他提及:「「福全 ‧ 共寓」提供收費相宜的住屋選擇,同時鼓勵青年人多作交流、互相照顧;並推行「儲蓄計劃」,鼓勵青年人養成儲蓄的習慣,為未來生活作好準備;同時,入住亦必須參與「好鄰居計劃」,定期探訪社區長者及組織睦鄰共享活動,建立他們對居住社區的歸屬感。以達至社區共融。」 [...]

Instagram has returned invalid data.